辛鑫与裘爱国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2日实务研究507字数 2817阅读模式

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浙0203民初12072号

原告:辛鑫,男,汉族,1971年3月10日出生,住安徽省临泉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翟清俊,宁波市鄞州区金鑫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裘爱国,男,汉族,1953年6月12日出生,住宁波市海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吉,北京炜衡(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6年9月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项目合作协议书》一份,约定双方合作生产经营颈椎与胸腰椎康复运动器系列产品项目,美国专利及中国专利号:ZL20122055××××.3、ZL20123051××××.3;被告以先期投资50万元用于颈椎与胸腰椎运动器产品研发,已获取中美知识产权与专利技术证书的方式,原告出资30万元以经营、开拓市场与管理及募集资金的方式,进行合作,共同发展;在合作期间,双方的出资及盈利为共有财产,不得随意分割,合作终止后,双方的出资仍为各方所有,届时予以返还;合作期间的出资及募集到的资金须经双方签字确认,具体使用、支出亦须经双方签字确认;原告负责经营,在先期开发市场方面所产生的费用(额度30万元内)由原告承担,但须双方签字确认,30万元额度以外的费用,双方签字确认后共同承担;在合作期间,按照取得的销售纯利润各半分配,与利润相关及与本协议相关的所有开支,均须双方统一意见并经书面确认方为有效;本协议生效后第一年度,原告应达到100万元的销售额度,并确保纯利润不低于10%的额度,以后以每年30%的额度递增;若完不成以上额度的50%,则本协议自动终止,且协议终止后三年内,原告不能以任何方式从事与本协议器具相关的任何商业活动;被告将协议所涉及的产品全套模具及配套技术资料全部移交给原告,同时原告向被告支付保证金10万元,在产生相应效益即纯利润时,逐步全额返还给原告;双方并对其他事项做了约定。2016年10月6日,被告向原告出具了书面授权委托书,载明:裘爱国就颈椎康复运动器、胸腰椎康复运动器已获得美国发明专利US9364715B2,中国发明专利ZL20121041××××.7,中国外观专利ZL20133004××××.4,ZL20123051××××.3,全权委托盛鑫公司生产、销售,使用“和美源”商标。此后,盛鑫公司委托健美公司生产、加工涉案产品。2017年,涉案产品通过了国家康复辅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注册检验。
另查明,裘爱国于2018年8月24日将辛鑫、盛鑫公司起诉于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要求判令:一、解除裘爱国与辛鑫于2016年9月6日签订的《项目合作协议书》;二、终止裘爱国对辛鑫、盛鑫公司生产颈椎、腰椎运动器专利产品的委托与授权,即辛鑫、盛鑫公司不得再使用上述产品所涉专利使用权;三、辛鑫、盛鑫公司返还裘爱国颈椎、腰椎运动器专利产品全套模具及资料(具体详见附件《颈、腰椎运动器注塑模具接收清单》);四、辛鑫支付裘爱国货款260871元。2019年9月6日,鄞州区法院作出(2018)浙0212民初1160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一、确认原告裘爱国与被告辛鑫于2016年9月6日签订的《项目合作协议书》于2019年8月20日解除;二、原告裘爱国原先给予被告辛鑫、宁波市江东盛鑫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生产制造颈椎、胸腰椎康复运动器所涉专利使用权[具体包括一种脊椎运动康复器的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21041××××.7),脊椎运动康复器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23051××××.3),一种脊椎运动康复器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22055××××.3),运动康复器(弧形枕)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33004××××.4),美国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US9364715B2)]的委托与授权于2019年8月20日终止,即被告辛鑫、宁波市江东盛鑫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自2019年8月20日起不得再使用或授权他人使用上述专利使用权;三、限被告辛鑫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返还原告裘爱国制造颈椎、胸腰椎康复运动器的全套模具(详见附件《颈、腰椎运动器注塑模具接收清单》);四、驳回原告裘爱国的其他诉讼请求。此后,裘爱国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于2020年5月27日撤回上诉。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供的《授权委托书》、《项目合作协议书》、照片、《检验报告》、《法人授权委托书》、(2018)浙0212民初11601号民事判决书、(2019)浙02民终4438号民事裁定书,以及原告和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首先,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对于原告所主张的损失及差旅费,原告未向本院提交有关库存2885套运动器材的确凿证据,相关的产品价格也为原告作为法定代表人的盛鑫公司单方面制作的市场定价,差旅费没有相关的支出凭证和依据,故原告诉请的损失及差旅费缺乏证据支持。其次,即便原告所主张的库存运动器材存在、差旅费已实际发生,依据已经生效的(2018)浙0212民初11601号民事判决书中“即使辛鑫收到的裘爱国交付的颈椎、胸腰椎康复运动器应予结算货款,结算相对方也应是合伙体,而非辛鑫个人。现合伙体已解散,双方应秉着诚信原则据实进行结算,该付款的付款,该免费的免费,该退货的退货。现裘爱国在未进行结算的情况下要求辛鑫个人来承担全部货款,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的论述,原告在合伙体已解散,双方未进行结算的情况下,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亦缺乏相应依据;再次,原告在合作中曾授权盛鑫公司生产相关的运动器材,并未授权健美公司进行相关的生产,即便因生产所造成的损失客观存在,亦应依据合同关系由盛鑫公司或原告向健美公司支付相关费用后再行主张,因庭审中原告当庭表示无论是原告还是盛鑫公司均未支付该笔费用,故损失尚未实际发生,原告诉请的运动器材损失缺乏事实依据。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辛鑫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7481元,减半收取13740.50元,由原告辛鑫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生效后,义务人应在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内自动履行。如义务人不履行本判决确定义务的,权利人可自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内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期间人民法院有权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搜查、拍卖、变卖义务人的财产等强制措施;依据情节限制义务人高消费、纳入失信名单,向社会公布并通报征信机构,依法予以信用惩戒;对拒不履行的义务人,人民法院可以采取罚款、拘留等措施,直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员班发伟
代书记员林惠雅

2020-06-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