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天之高歌舞厅、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19日实务研究3452838字阅读模式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粤0303民初8893-8900号

原告: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回兴街道兴科大道**汇凯.青年城**14-8,统一社会信用代码×××FXA。
法定代表人:邓英,该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宗钊霞,广东为峰(白云)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4401201811032981。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凯,男,汉族,1986年6月14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州市白云区,系该公司员工。
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天之高歌舞厅,住,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路电影大厦**裙楼**一社会信用代码×××69G。
负责人:彭纶云。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明辉,男,汉族,1980年3月18日出生,身份证住址福建省邵武市,系该公司员工。
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住,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街道桂园路**电影大厦****一社会信用代码×××18P。
法定代表人:吴万旭。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认定如下事实:
北京天浩盛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浩盛世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以下简称“国家版权局”)对作品(作品名称、作品登记证书号及首次公映时间详见附表)进行登记,国家版权局就上述作品分别出具了《作品登记证书》,明确著作权人为天浩盛世公司。
2017年10月15日,天浩盛世公司(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了一份《音乐作品著作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转让协议》)。该协议约定,甲方拥有该协议附件清单所列音乐作品的著作权,现将所列作品的复制权、表演权、放映权、出租权转让给乙方(仅限线下),转让期限为永久,转让金额及给付事项,双方另行签订补充协议。转让地域在中国大陆地区。乙方受让后,对受让作品享有独占使用、可以再转授权、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犯上述权利的侵权方提起行政、民事、刑事等投诉及诉讼的权利。该协议附件所附转让内容清单中包括涉案歌曲。2018年4月20日,天浩盛世公司就该《转让协议》出具了一份《确认书》,确认如下事项:1、天浩盛世公司已收到原告支付的《转让协议》所涉音乐作品著作权转让的款项;2、《转让协议》所涉及的音乐作品相关权利按协议签订日期2017年10月15日起生效;3、天浩盛世公司与原告不存在任何履行协议的纠纷。
2017年12月1日,湖南省永州市潇湘公证处做出(2017)湘永潇证监保字第0087号《公证书》,证实该公证书所附光盘的七十首作品视频文件与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调取的属于天浩盛世公司的七十首作品的作品视频文件内容相符。
经核实,(2017)湘永潇证监保字第0087号《公证书》中所附光盘的内容包括涉案音乐作品。
2018年11月8日,湖南省邵阳市罡大公证处做出(2018)湘邵罡证字第5358号《公证书》,证实2018年10月8日,该处公证员至被告营业场所“B19”包间内,使用包间内音像设备的点歌系统选取了歌曲进行播放,统计出播放的《歌曲清单》并对歌曲逐一播放,并对营业场所的外观及内部现场情况进行拍照,对播放上述音乐电视作品的过程进行了摄像固定。前述公证书附有歌曲清单一页,现场照片八张共四页,收银结账单一张、视频光盘一张。
经比对,上述八首MTV的演绎者、词曲、音乐旋律、音色音质、演唱内容、背景画面均与原告主张权利的同名MTV一致。

本院认为,本系列案系著作权侵权纠纷。被告天之高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答辩,亦无提交证据,视为其自行放弃相关诉讼权利。原告提交了国家版权局出具的《作品登记证书》,证明天浩盛世公司是涉案作品的原始著作权人,在两被告没有相反证据予以推翻其证明力的情形下,天浩盛世是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原告与天浩盛世公司签订了《音乐作品著作权转让协议》,取得了涉案作品的部分著作权,天浩盛世出具了《确认书》,证明收到了权利转让的对价,故虽原告未能提交支付对价的付款记录,但其与天浩盛世签订的合同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合同成立且有效,原告通过继受取得方式获得涉案作品著作权的表明证据已经充分,其有权起诉,原告是本案的适格主体。
关于两被告是否应承担本案侵权责任问题,被告天之高歌舞厅辩称,点歌系统可以使用自己的歌曲播放,原告播放的歌曲并非来自他们的曲库。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原告提交的(2018)湘邵罡证字第5358号《公证书》载明了通过监督摄录的方式公证取证的过程,在被告天之高歌舞厅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形下,本院依法采信经该公证的事实。被告天之高歌舞厅未经原告允许或授权自行在其营业场所放映原告具有著作权的作品用于牟利,其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涉案八首录像制品享有的复制权和放映权,应依法承担停止侵害、赔偿经济损失等法律责任。原告提交的公证书上载明了POS单的商户名称是天之高公司,且被告天之高歌舞厅系被告天之高公司的分公司,则原告诉求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和合理费用的具体数额。鉴于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被侵权而遭受的损失及被告因侵权所获之利润,也未证明在本案中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的具体金额,本院综合考虑涉案MTV的知名度、市场价值、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过错程度、侵权情节,酌情判定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每案500元,八案共计400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四)项、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条第(三)项、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天之高歌舞厅、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应立即停止对原告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享有的涉案八首MTV(作品名称详见附表)的侵权行为;
二、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天之高歌舞厅、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总计4000元;
三、驳回原告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每案受理费25元,八案总计200元,由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天之高歌舞厅、被告深圳市天之高实业有限公司负担。上述费用原告已预付,两被告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迳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高熙
书记员郭丽

2020-06-16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