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梧桐本色内衣有限公司与佛山市荣鑫服饰实业有限公司、谢新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267字数 4692阅读模式

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604民初10685号

原告:佛山市梧桐本色内衣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岭南路**广佛智城**楼第**第**单元,统一社会信用代码×××D7Y。
法定代表人:刘建新。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建城,广东南天明(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松花,广东南天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佛山市荣鑫服饰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盐步联安隔西“路北”地段自编****首层之37,统,住所地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盐步联安隔西“路北”地段自编****首层之37::::宋体;:法定代表人:谢新。
被告:谢新,男,汉族,1976年7月6日出生,住梅州市平远县,
被告:广州采多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网纵众创空间**,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网纵众创空间**::::宋体;:法定代表人:陆翔龙。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纠纷,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一、关于被告荣鑫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问题
原告涉案第20768674号“梧桐本色”注册商标现处于注册有效期内,应受我国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下同)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本案中,被告荣鑫公司在其官网以商标的方式突出使用了“梧桐本色”字样,该官网介绍了其司作为一间内衣生产企业的经营情况及产品情况;在采多多电商平台销售美体衣、束腹带等产品的商品链接名称、商品展示页面等处使用了“梧桐本色”字样。以上使用方式均起到识别其销售的内衣产品及美体衣、束腹带产品的来源的作用,故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认定其是在上述产品上商标性使用了“梧桐本色”字样。被告荣鑫公司第26894394号“梧桐本色”商标核定使用的是广告、广告宣传等服务,第26900275号“梧桐本色”商标核定使用的是印刷品、日历、海报、宣传画等商品,而被告荣鑫公司上述使用行为并非是为了让相关公众据此识别其是相关广告服务的提供者及宣传画等商品的生产者,故其上述使用行为并非是对该两商标的规范使用,其以其已经注册了该两商标的事实进行抗辩不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项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类似,应当以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对涉案美体衣、束腹带是否与原告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内衣为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有争议,对此,本院认为,涉案美体衣、束腹带均由作为内衣企业的被告荣鑫公司生产,日常生活中,美体衣被当作内衣而穿着使用,其与普通内衣在使用上有替代性,只是据一般商家宣称兼具了塑形功能,美体衣、束腹带一般均在内衣店进行销售,消费对象与普通内衣相同,美体衣、束腹带含有弹力绷带不足以反映其属于弹力绷带产品,被告荣鑫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进行医疗器械备案的弹力绷带即是涉案美体衣及束腹带,且仅凭该备案亦不足以证明涉案美体衣及束腹带为医疗器械,因此,本院认定涉案美体衣属于原告涉案商标核定使用范围内(内衣)的商品,涉案束腹带与原告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内衣)为类似商品。经比对,被告荣鑫公司在其官网及采多多平台上使用的“梧桐本色”字样与原告涉案商标文字、字体均相同,构成商标相同,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其销售的涉案商品(束腹带)来源于原告或与原告使用涉案商标的商品关联。被告荣鑫公司使用原告涉案商标的商品不属于第34975032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其使用行为未经原告授权许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二项的规定,构成对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二、关于被告荣鑫公司的侵权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原告要求被告荣鑫公司停止侵犯其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具有事实、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荣鑫公司应当停止在其官网页面(××)及销售美体衣、束腹带产品的采多多电商平台页面使用“梧桐本色”字样;原告要求被告荣鑫公司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但本案已查明该司销售、许诺销售的产品实物并没有使用“梧桐本色”字样,并未侵犯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故原告该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损害赔偿额。《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第十七条规定:“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本案中,原告因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被告荣鑫公司因侵权所获利益均未有证据证明,故本院综合考虑被告荣鑫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故意程度、经营规模、侵权期间、后果等情节,包括被告荣鑫公司与原告同为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的内衣企业,原告成立在先,涉案商标注册早于被告相关商标的注册,且原告企业字号亦为“梧桐本色”,荣鑫公司对原告涉案商标理应知晓,涉案侵权行为发生在采多多电商平台及被告公司官网,电商平台所销售的商品实物并未使用原告涉案注册商标,原告首次公证取证时采多多平台上涉案商品为2件,该司收取本案起诉状副本后继续侵权,至二次公证取证时涉案商品增加至14件等事实,以及原告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酌定由被告荣鑫公司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6万元。合理费用方面,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公证费有证据予以证明,律师费金额是委托双方的自主协议,本院结合案件取证难易程度及律师费收费标准等综合考虑,酌定由被告荣鑫公司向原告赔偿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合共1万元。原告超出该数额的部分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被告谢新的责任
被告荣鑫公司属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被告谢新作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能举证证明荣鑫公司财产独立于其自身财产,应对荣鑫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关于被告采多多公司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有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原告发现涉案侵权行为后不曾自行通知被告采多多公司,而是直接提起本案诉讼,本案起诉状副本在2019年8月19日向被告采多多公司公告送达,但是,原告2019年8月1日取证获得的(2019)粤佛岭南第5289号公证书反映,被告采多多公司在其官网(××)上有向公众提供违法和不良信息的举报方式及联系方式,证明被告采多多公司已履行了基本的协助义务,原告最迟在2019年8月1日已获知该通知途径,但其未能据此自行通知,此前亦不曾试图自行通知,以尽快制止侵权行为并止损,未能妥善行使其作为被侵权人的权利。公告送达为法定诉讼程序,实质为推定送达,在原告客观上能够自行通知,而实际未能妥善行使该通知权利的情况下,不宜判令采多多公司就其未能采取必要措施而导致损失的扩大部分承担责任,原告亦未能证明采多多公司有明知被告荣鑫公司利用其网络服务侵权而不采取必要措施的事实,故对原告要求采多多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因上文本院已判令被告荣鑫公司停止侵权,原告制止侵权的诉讼目的通过此可达到,故对原告要求被告采多多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三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广州知识产权律师提示:本文来自于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一、被告佛山市荣鑫服饰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第20768674号“梧桐本色”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立即停止在其官网页面(rongxinny.cn)及销售美体衣、束腹带产品的采多多电商平台页面使用“梧桐本色”字样;
二、被告佛山市荣鑫服饰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佛山市梧桐本色内衣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6万元、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1万元;
三、被告谢新对本判决主文第二项确定的被告佛山市荣鑫服饰实业有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佛山市梧桐本色内衣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600元,由原告佛山市梧桐本色内衣有限公司负担1700元,被告佛山市荣鑫服饰实业有限公司、谢新负担29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陈秀玲
人民陪审员陈义英
人民陪审员谭振荣
书记员霍智超

2020-01-0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