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韧与霍展鹏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4月28日真实案例3192631字阅读模式

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604民初16408号

原告:王韧,男,汉族,1972年11月18日出生,住东莞市莞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雪立,广东迪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宇程,广东晨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霍展鹏,男,汉族,1991年7月31日出生,住佛山市顺德区,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纠纷。原告依法取得第504401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该商标在注册有效期限内,核定使用商品包括化妆品,因此,原告在核定期限内,对核定使用商品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对于本案的相关问题,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根据淘宝网通过邮件向原告披露的信息可知,淘宝ID为fokjinpang的用户的真实姓名及其身份信息均与本案被告一致,而涉案淘宝店铺“霍霍酱の美妆”由“fokjinpang”经营,本案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未能到庭参与诉讼,未能对上述情况提出抗辩意见并举证反驳,视为放弃抗辩的权利,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故本院认定涉案淘宝店铺由被告经营。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本案中,涉案商品为眼线膏,属于原告涉案第5044010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化妆品。涉案商品的“宝贝详情”页面对涉案商品作如下介绍:“Tips:作为tonymoly魔法森林家的明显产品之一,这款眼线膏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其以“魔法森林”字样标示涉案商品所属品牌,故该字样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性使用。经比对,原告涉案第5044010号商标由图文组成,根据中国人的阅读习惯,其中文部分“魔法森林”应为其主要识别部分,涉案网店“宝贝详情”页面使用的“魔法森林”字样与涉案商标主要识别部分在文字、读音、含义方面均一致,构成相同,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因此两标识整体上构成商标近似。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其上述使用行为经过原告的许可,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其未经许可使用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近似的标识,构成对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被告销售涉案商品链接的名称“tonymoly魔法森林持久防水不晕染后台烟熏眼线膏”使用了“魔法森林”字样,本案是网络销售,相关消费者主要通过此商品名称来识别商品来源,被告上述使用行为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的规定,其该行为亦属侵害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其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已停止上述使用“魔法森林”字样的侵权行为,故可认定被告的侵权行为仍然持续,其应停止侵权,即停止在淘宝网店“霍霍酱の美妆”的涉案商品名称及商品详情页面中使用“魔法森林”字样。
关于赔偿数额,因当事人对原告因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被告因侵权所获利益等均未举证证实,难以确定,故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的规定,综合考虑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及原告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结合原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原告通过“公证云”批量取证,确实委托律师参与诉讼,相关费用的支出客观存在等),确定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合共6000元。原告超出该数额的部分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三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广州知识产权律师提示:本文来自于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一、被告霍展鹏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在淘宝网店“霍霍酱の美妆”的涉案商品名称及商品详情页面中使用“魔法森林”字样;
二、被告霍展鹏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王韧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合共6000元;
三、驳回原告王韧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原告王韧负担80元,被告霍展鹏负担2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应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秀玲

人民陪审员 王健芳
人民陪审员 梁丽霞
书 记 员 霍智超

2020-02-17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