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广州市增城来电通讯经营部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4月17日真实案例367字数 1900阅读模式

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112民初11784号

原告: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清河中街**华润五彩城购物中心****,统一社会信用代码×××82Q。
法定代表人:雷军,系该公司的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茗菲,广东昀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洪绍武,广东昀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市增城来电通讯经营部,经营地址:广州市增城区中新镇新市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513。
经营者:李海彪,男,汉族,1987年6月10日出生,住广东省丰顺县,

本院认为,小米公司是第10979448号商标“”、第8911270号“”、第20548525号“”、第26454259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人,享有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上述商标均处于有效保护期内,依法应当受法律保护。
关于来电通讯经营部抗辩被控侵权商品并非其售出的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经公证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项公证的除外。来电通讯经营部提交的收据系手机销售票据并非电源适配器收据,且是否如其所述每个售出产品均贴有销售标签以及开具收据并无其他证据佐证,而公证书所附购买现场照片可以清晰看到店铺货架上放置有涉案的“小米多彩电源适配器”。可见,来电通讯经营部所述其店铺并未销售涉案“小米多彩电源适配器”并不属实,其提交的证据亦不足以推翻(2019)厦鹭证内字第46063号公证书公证的事项,故对来电通讯经营部上述抗辩意见不予采信,本院依法认定被控侵权商品系来电通讯经营部销售的事实。
被控侵权商品的外包装盒突出使用“”标识,能够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构成商标性使用。外包装盒上使用的“”标识与第10979448号商标“”、第8911270号“”、第20548525号“”、第26454259号“”商标相比对,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均构成相同商标。被控侵权电源适配器与上述四个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电源适配器)属于同种商品。因此,被控侵权商品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涉案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属于侵犯小米公司第10979448号、第8911270号、第20548525号、第2645425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来电通讯经营部销售被控侵权商品,构成对小米公司享有的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依法应当承担停止销售、赔偿损失的责任。鉴于小米公司未举证证明来电通讯经营部存在库存侵权商品的事实,且判令停止销售侵权商品已经足以制止被控侵权行为,故对小米公司就销毁库存侵权商品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依法予以驳回。
由于小米公司因侵权受到的实际损失或来电通讯经营部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无法确定,本院根据小米公司的申请,综合考虑小米公司涉案商标的知名度,来电通讯经营部的主观过错、经营性质、范围、规模、侵权区域、期间以及小米公司为维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10000元。对于超出该数额部分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六)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广州知识产权律师提示:本文来自于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一、被告广州市增城来电通讯经营部(经营者李海彪)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停止销售侵犯原告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第10979448号、第8911270号、第20548525号、第2645425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二、被告广州市增城来电通讯经营部(经营者李海彪)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000元;
三、驳回原告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原告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负担840元,被告广州市增城来电通讯经营部(经营者李海彪)负担210元。应由被告负担的受理费已由原告预交,原告同意由被告于上述判决金钱履行期限内向其迳付,本院不作退回。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审判长张春节
人民陪审员李少芳
人民陪审员李瑞卿
书记员叶梅娟

2020-02-2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