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杰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与周贤武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4月16日真实案例2252000字阅读模式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114民初8062号

原告:华杰国际私人有限公司(英文名:CHARLES&KEITHINTERNATIONALPTE.LTD.),住所地6TAISENGLINK,#08-00CHARLES&4101。
法定代表人:王富良。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歌,广东派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贤武,男,1982年9月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隆回县,

本院认为,华杰公司为在新加坡注册的公司,本案系涉外侵害商标权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规定:“知识产权的侵权责任,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当事人也可以在侵权行为发生后协议选择适用法院地法律。”本案中,华杰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制止商标侵权行为,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周贤武实施侵害华杰公司第18842791号“”商标专用权行为的事实,已经《行政处罚决定书》予以认定,本院予以确认,故华杰公司要求周贤武立即停止侵犯华杰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合法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因周贤武生产、销售的侵权库存产品均已被广州市花都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没收,华杰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在已没收的侵权产品之外,尚有其他侵权产品,故华杰公司要求销毁侵权库存产品,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周贤武生产、销售侵权产品,依法应当赔偿华杰公司的经济损失及维权的合理费用。关于赔偿金额,因华杰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具体损失,也不足以证明周贤武因侵权所获得的具体利益。本院综合考虑涉案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并结合被控侵权产品的生产、销售情况以及涉案商标知名度、华杰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以及周贤武已受行政处罚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350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广州知识产权律师提示:本文来自于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一、被告周贤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华杰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享有的第18842791号“”注册商标权的行为;
二、被告周贤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华杰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35000元;
三、驳回原告华杰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原告华杰国际私人有限公司负担3547.5元,被告周贤武负担75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华杰国际私人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周贤武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尹 琪

人民陪审员 叶玉端
人民陪审员 唐桂梅
书 记 员 骆雪玲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七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
(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
(四)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
(五)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
(六)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
(七)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
第六十三条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2020-03-0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