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丽思控股公司与广州市桂花楼皮具城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陈木浩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4月22日真实案例281字数 4540阅读模式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111民初30521号

原告:特丽思控股公司(TRIASHOLDINGAG),住所地瑞士楚格CH-63巴赫大街(Baarerstrasse,CH-6300ZUG,Switzerland)。
法定代表人:PaoloFontanelli,董事。
法定代表人:SebastianKlever,常务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劭,北京罗杰(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晓生,北京罗杰(广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广州市桂花楼皮具城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解放北路。
法定代表人:梁金县。
委托代理人:周斌,广东中大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艳,广东中大圣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陈木浩,男,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陆丰市之一。

本院认为:特丽思公司为依据瑞士联邦法律成立并存续的公司,其以桂花楼公司、陈木浩销售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构成侵权为由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并赔偿损失,故本案为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民事诉讼,必须遵守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涉案侵权行为位于本院辖区,故本院对本案依法享有管辖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规定:“知识产权的侵权,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当事人也可以在侵权行为发生后协议选择适用法院地法律。”特丽思公司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出涉案知识产权保护请求,双方当事人亦未就法律适用作出选择,故本案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处理本案商标侵权争议的准据法。
特丽思公司为第G623685号“”、第G588297号“”、第1927130号“”、第16303519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人,享有上述商标的商标专用权,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害上述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主张权利。本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均为包括“皮包、包”在内的第18类商品,至侵权行为发生时均处于有效期内,依法应当受法律保护。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情况以及全案证据,结合本院查明的案件事实,将本案的争议焦点归纳如下:一、特丽思公司是否实际使用涉案商标;二、被诉侵权产品是否侵害了第G623685号“”、第G588297号“”、第1927130号“”、第1630351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三、陈木浩在本案中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及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四、桂花楼公司在本案中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及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五、特丽思公司主张的相关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数额的认定。
一、关于特丽思公司是否实际使用涉案商标的认定。
根据特丽思公司的中国国家图书馆文献复制证明(证明编号2017-NLC-GCZM-0351)材料显示,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慧科中文报纸数据库中的相关杂志和报纸期刊对于MCM品牌的相关产品的报道情况,最早在2001年相关媒体就已经开始,结合包括第G623685号、第1927130号注册商标在内的MCM系列商标的民事侵权的认定,以及假冒MCM商标刑事犯罪行为的认定事实,可以认定涉案商标实际使用情况和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的情况。
二、关于涉案产品是否侵害特丽思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认定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本院认为,是否属于商标性使用,应当结合被诉标识是否发挥识别商品来源的功能进行判定。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侵权标识突出使用在被诉侵权产品的表面、正面金属铭牌、保护袋、说明书及商品标签,该标识的使用可以直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和作用,可以认定属于商标使用行为。
比对本案被诉侵权商品的正面金属铭牌、保护皮带、说明书、商品标签上多处印有大写英文字母MCM以及月桂花图案与涉案第G623685号、第1927130号商标标识图案构成一致,视觉上无差别;被诉侵权商品的整体图案采用大MCM和月桂花图案以及菱形格与涉案第G588297号商标图案视觉上无差别;被诉侵权商品整体多处采用了月桂花图案与涉案第16303519号注册商标图案视觉上无差别;被诉侵权商品的上述使用情况,极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被诉侵权商品与涉案注册商标有特定的联系,造成混淆和误认。无证据证明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经过特丽思公司授权,结合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价格等因素,可以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属于侵害第G623685号“”、第G588297号“”、第1927130号“”、第1630351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三、关于陈木浩是否应承担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行为的侵权责任的认定问题。
关于陈木浩是否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及其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是否侵害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根据公证书的记载,本案被诉侵权商品是“桂花楼皮具城”内标有“2-078”字样门牌及“蒂芃小浩皮具店”字样招牌的店铺购买的,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桂花楼公司确认该店铺是其出租给陈木浩的,陈木浩对承租及经营涉案店铺的事实无异议,但主张封存实物非其实际销售的。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本案中,陈木浩已经确认本案公证书记载的商铺地址为其承租经营的,公证书是对公证购买行为的真实性予以确认,陈木浩的抗辩事实不在足以推翻公证书的证明事实,故本院对陈木浩的抗辩不予采信。举证期限内,陈木浩未提交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具有合法来源的相关证据。综上,本院认定陈木浩销售侵害第G623685号“”、第G588297号“”、第1927130号“”、第1630351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构成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四、关于桂花楼公司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应否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的认定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规定,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提供仓储、运输、邮寄、印制、隐匿、经营场所、网络商品交易平台等,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项规定的提供便利条件。
本案中,特丽思公司主张桂花楼公司为陈木浩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提供了帮助和便利,与陈木浩构成共同侵权,故要求其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本院认为,本案陈木浩实际承租了桂花楼公司管理市场内的涉案店铺,作为市场的开办方和管理方,桂花楼公司对于承租店铺的经营者附有管理和监督的职责,督促承租人的经营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和承租合同的约定。虽然桂花楼公司辩称其作为市场开办方,已将守法经营要求写入商铺租赁合同并采取相应措施,签署保证书、禁止售假承诺书等制止侵权行为的发生,已经尽到了管理者应尽的经营管理及监督职责。但是桂花楼公司开办的经营场地多次发生过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诉讼,涉案商铺也已经公证购买到侵害涉案商标的侵权产品,故桂花楼公司对于市场内的商铺的经营情况应施以更多的管理和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制止和预防侵权行为的发生。在发现承租店铺存在违法经营行为,以及承租店铺未按照约定办理工商登记手续时,桂花楼公司可以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采取解除合同,收回店铺等措施制止侵权行为。但本案特丽思公司先后两次在同一店铺购买被诉侵权产品,且在第一次购买后向桂花楼公司发出律师函,明确告知其涉案店铺存在侵权的事实后,特丽思公司第二次仍然可以在涉案店铺公证购买到被诉侵权产品,证明桂花楼公司在明知涉案店铺存在侵权行为的情况下,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侵权行为的发生;同时,按照双方租赁合同的约定,桂花楼公司对于承租店铺的工商登记情况和经营形式均应当是明知的,但在本案侵权行为发生时,陈木浩经营的商铺尚未进行工商登记,桂花楼公司明知陈木浩承租的商铺未进行工商登记,并继续为陈木浩提供店铺经营为被诉侵权行为的发生提供了便利,进一步证明桂花楼公司作为市场的开办者、管理者,未履行其应负的经营管理及监督责任,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故对于桂花楼公司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现特丽思公司要求陈木浩、桂花楼公司承担停止侵权和连带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五、关于赔偿数额的问题。特丽思公司主张的公证费有票据证实,本院予以支持;主张的律师费虽未提交委托合同,但鉴于本案确有委托律师出庭应诉,必将产生一定的费用,故对上述费用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酌情支持。举证期限内,虽然特丽思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获利或商标许可使用费等情况,本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声誉,结合本案陈木浩多次发生侵权的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的主观恶意程度、侵权人的经营规模、侵权期间和后果以及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认定陈木浩、桂花楼公司共同承担侵权赔偿数额为120000元(含合理费用)。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六)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广州知识产权律师提示:本文来自于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一、被告陈木浩、广州市桂花楼皮具城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第G623685号“”、第G588297号“”、第1927130号“”、第1630351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二、被告陈木浩、广州市桂花楼皮具城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原告特丽思控股公司(TRIASHOLDINGAG)120000元(含合理费用);
三、驳回原告特丽思控股公司(TRIASHOLDINGAG)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300元,由原告特丽思控股公司(TRIASHOLDINGAG)负担1600元,被告陈木浩、广州市桂花楼皮具城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担2700元(该受理费已由原告预交,本院不作退回,原告同意被告应负担部分由其于上述履行期内向其迳付)。
如不服本判决,特丽思控股公司(TRIASHOLDINGAG)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陈木浩、广州市桂花楼皮具城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梁 梅

人民陪审员 罗少萍
人民陪审员 李清萍
书 记 员 谭丽霞

2020-03-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