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赫基服饰有限公司与陈引弟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371字数 1746阅读模式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111民初32011号

原告:珠海赫基服饰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横琴新区宝华路****-38559(集中办公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39K。
法定代表人:徐乘。
委托代理人:黄浩佳,广东信德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引弟,女,1966年3月6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雷州市,

本院认为:第5078445号“FIVEPLUS”商标的注册人为赫基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上述注册商标均处于有效期限内。原告经商标注册人的授权许可,享有该注册商标的独占使用权,原告在独占许可使用期间有权以其自身名义,对侵害上述注册商标使用权的行为提起诉讼并获得赔偿。
根据(2019)粤广南粤第18113号公证书、(2019)粤广南粤第18111号公证书、支付宝交易电子回单和原告提交的关于卖家信息披露的邮件信息中的订单号、快递编号、支付时间、支付金额、物流信息、收款人身份和买家身份等均一一对应,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认为(2019)粤广南粤第18111号公证书记载的线上网购行为和(2019)粤广南粤第18113号公证书记载的线下收货的行为具有连贯性,被告为涉案网店的开办者和经营者,在涉案网店的网页产品的文字描述上突出使用“fiveplus”字样,在销售的涉案商品的外包装、衣服标签、图案、纸质标签上突出使用“FIVEPLUS”、“FivePlus”字样,与原告的第5078445号“FIVEPLUS”注册商标分别构成相同和近似,故本院认定被告在涉案网店的产品名称、产品和产品标签上分别突出使用“fiveplus”、“FIVEPLUS”、“FivePlus”字样的行为,侵害了原告享有的第5078445号“FIVEPLUS”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共同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现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一切侵害原告第5078445号“FIVEPLUS”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的问题。原告主张经济损失和为制止被告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合计15万元,其中合理费用包括公证费2000元和律师费2000元,并提供了相应的发票,考虑到原告确认公证取证并委托律师出庭应诉,故原告主张的合理费用4000元,本院予以支持。举证期限内,原、被告均未提供足以采信的证据证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获利情况,故本院综合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被控侵权商品的售价、销量、正品价格、侵权形式、侵权期间、侵权者的过错程度和纠错态度以及权利人为维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金额为6万元(含合理费用),对于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陈引弟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广州知识产权律师提示:本文来自于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一、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被告陈引弟立即停止侵害原告珠海赫基服饰有限公司第5078445号“FIVEPLUS”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二、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被告陈引弟赔偿原告珠海赫基服饰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包括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6万元;
三、驳回原告珠海赫基服饰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3300元,由原告珠海赫基服饰有限公司负担1980元,被告陈引弟负担1320元。原告珠海赫基服饰有限公司已交纳的受理费超出其负担部分1320元,本院予以退回。被告陈引弟负担的1320元由被告陈引弟于上述判决还款期限内向本院迳付。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审判长冯齐广
人民陪审员李丽梅
人民陪审员何惠贤
书记员许玉玲

2020-03-1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