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林赛霞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年9月11日真实案例434字数 8481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115民初5836号

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番禺大道**天安总部中心**楼**。

法定代表人:罗骇浪,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远鸿,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林赛霞。

第三人:古田县凤凰城伟才幼儿园,住所地城西街道城西路,住所地城西街道城西路北侧凤凰城小区内 style='LINE-HEIGHT: 25pt; TEXT-
INDENT: 30pt; MARGIN: 0.5pt 0cm;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5pt;'>法定代表人:谢智昇,校长。

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才公司)诉被告林赛霞、第三人古田县凤凰城伟才幼儿园(以下简称古田伟才幼儿园)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2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贾远鸿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林赛霞、第三人古田伟才幼儿园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伟才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解除伟才公司、林赛霞签订的《幼儿园项目特许经营合同》;2.林赛霞停止使用伟才公司的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3.古田伟才幼儿园停止使用伟才公司的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4.林赛霞向伟才幼儿园支付2016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0000元;5.林赛霞向伟才公司支付延迟支付第4项诉求款项的滞纳金(以20000元为本金,自2016年9月1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6.林赛霞向伟才公司支付2017年春学期品牌使用费20000元;7.林赛霞向伟才公司支付延迟支付第6项诉求款项的滞纳金(以20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3月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8.林赛霞向伟才公司支付2017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8000元;9.林赛霞向伟才公司支付延迟支付第8项诉求款项的滞纳金(以28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9月1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10.林赛霞向伟才公司支付赔偿金396000元;11.林赛霞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5年7月1日,伟才公司与林赛霞签订《幼儿园项目特许经营合同》,就林赛霞加盟伟才公司“伟才”幼儿园体系相关事宜进行了约定。合同约定由伟才公司提供“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幼儿园经营技术资源等,林赛霞提供幼儿园的资金投入、运营资金及财务管理及成本核算等事务,负责幼儿园各种手续的办理及社会关系的协调处理等。合同期限自2015年7月1日起至加盟幼儿园开园满8个学年(即16个学期)止。合同第五条第二款约定“林赛霞自加盟园开园第一学期始至合同期满,应按第1学年每学期20000元的标准支付品牌使用费(每学年按两个学期)给伟才公司,第2—4学年按每学期28000元标准支付品牌使用费给伟才公司,第5—8学年按每学期32000元标准支付品牌使用费给伟才公司”;第三款第2项约定“林赛霞须分别于每年的9月10日和2月28日前支付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合同第三条第九款第1项约定“自加盟园开园后两个学年内,伟才公司每年为加盟园免费提供上门服务1次连续4天(自到达之日起至返程之日计)上门服务,如林赛霞需要伟才公司提供超量服务须提前十个工作日向伟才公司提出书面申请,经伟才公司同意后给予安排,超出天数按伟才公司当年度‘超量指导费标准’支付费用”;第2项约定“自加盟园开园满两个学年后,伟才公司不再派园长提供免费上门指导服务,如林赛霞确需伟才公司派员上门服务,需提前十个工作日向伟才公司提出书面申请,经伟才公司同意后给予安排,伟才公司按当年度‘超量指导费标准’收取费用”。合同第九条第二款约定“合同期内,林赛霞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支付本合同约定给付伟才公司的费用,否则伟才公司有权暂停向林赛霞提供所有服务直至林赛霞付清所欠款项,林赛霞不得以此追究伟才公司每学期的服务次数。并且,林赛霞每延迟一天支付欠款须按应付额的1%承担滞纳金,直至所欠款项全部付清。如林赛霞延迟支付超过30天则视作林赛霞毁约,伟才公司有权收回品牌,终止本合同,并追究林赛霞法律责任”。合同第十条第一款约定“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对方罚金人民币50万元”。合同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前述合同签订后,在伟才公司的大力协助下,古田伟才幼儿园于2016年9月开园。开园后林赛霞就一直拖延支付品牌使用费。虽经伟才公司多次催促林赛霞支付,并于2016年12月19日、2017年4月18日项林赛霞发出催款函,林赛霞签收后仍一直拒绝支付。后伟才公司委托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贾远鸿律师于2017年7月18日向林赛霞发出《律师函》进行催收欠款,林赛霞收到该函件,但至今仍未支付。依据以上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伟才公司认为:伟才公司与林赛霞签订的合同为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无法定无效情形,应为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在伟才公司已经按合同约定完成相应义务的情况下,林赛霞长期拒绝支付品牌使用费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达到了合同约定的“毁约”情形,伟才公司完全有权解除合同并追究林赛霞的违约责任;古田伟才幼儿园作为林赛霞开办的园所,在没有取得伟才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当然不能再使用伟才公司的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开展经营活动。

林赛霞、古田伟才幼儿园没有答辩,亦没有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于2001年6月2日成立,2016年3月29日经核准变更名称为本案原告伟才公司,注册资本2070万元,经营范围为科技信息咨询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教育咨询服务等。

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是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的原注册人,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1类,包括学校(教育)、培训、幼儿园等,有效期自2010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2014年9月13日,该注册商标依法转让给伟才公司持有。

2010年6月29日,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予伟才公司为其驻中国大陆常设机构,拥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品牌、商标使用与授权权,全权代表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开拓教育市场、推广教研成果、处理相关法律事务。

伟才公司与林赛霞于2015年7月1日签订《幼儿园项目特许经营合同》(伟才公司为甲方、林赛霞为乙方)(以下简称特许合同),合同第一条约定:一、林赛霞申请加盟的幼儿园位于福建省福州市古田县凤凰城小区,总建筑面积2700平方米,幼儿园投资人:林赛霞等;幼儿园法定代表人:林赛霞;幼儿园产权人:林赛霞。二、甲方授予乙方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品牌及标识、甲方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甲方幼儿园经营技术资源,在以本合同所指幼儿园为圆心的十五平方公里范围内开办以“伟才”字样命名的幼儿园,从事幼儿园的运营活动。第二条约定:一、本合同有效期自签订之日起即2015年7月1日起至加盟幼儿园开园满8个学年(即16个学期)止。期满如需续约,双方须在本合同期满前一个学期协商。第三条约定:一、在本合同有效期内,甲方授权乙方使用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及甲方的幼儿园经营技术资源开办加盟园。八、筹备期为乙方提供的服务与支持:1.合同生效后三个工作日甲方设立“古田凤凰城伟才(国际)幼儿园筹办小组”,为乙方办园提供指导服务,并根据加盟园的筹办进度提供相应技术资料及物品。2.加盟园开园前筹办期间,甲方派员赴乙方提供“装修、布局、经营管理、保育教育、招生运营”等运营、指导服务。运营管理中心上门服务时间累计在9天(自到达之日起至返程之日止计算天数)内免收指导费,超过9天后乙方按¥800元/天·人支付指导费给甲方。5.培训服务:(1)在幼儿园筹备期,为有利于双方长期顺利合作,对合作过程中的双方职责分工有清楚地了解,甲方向乙方提供“投资人培训”(即老板培训),颁发《伟才国际儿童教育研究会理事聘书》。此次培训甲方免收培训费,证书工本费及食宿亦由甲方承担,往返交通由乙方承担。如乙方不参加此项培训,甲方有权中止服务,并视情有权解除本合同,因此产生的一切责任由乙方承担。(2)在幼儿园筹备期,为了让乙方师资团队深入学习伟才文化、理念及专业技能,增加团队凝聚力,甲方为乙方招聘的“新园长”和“骨干老师”集中进行岗前培训,培训和考核后向合格的园长和骨干老师颁发《伟才幼儿园园长岗位证书》和《伟才幼儿园教师岗位证书》,具体安排(时间、地点及课程)以甲方通、地点及课程培训甲方免收培训费,收取相应的证书工本费,往返交通及食宿由乙方承担。如乙方不参加此项培训,甲方有权中止服务,并视情有权单方解除本合同,因此产生的一切责任由乙方承担。第五条约定:一、品牌及技术输出费。1.品牌及技术输出费为人民币壹拾捌万元(¥180000元)。不论本合同期满、中途解约或因其他理由终止,此费用不予退还。2.若乙方在本合同约定的区域范围外使用甲方“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商标以及标识开办幼儿园,乙方须另行与甲方签署合同并界定费用标准。二、品牌使用费。乙方自加盟园开园第一学期始至合同期满,按如下标准支付甲方品牌使用费:(每学年按两个学期计)第1学年,每学期按20000元标准,每年40000元;第2-4学年,每学期按28000元标准,每年56000元;第5-8学年,每学期按32000元标准,每年64000元。三、费用支付。1.签订本合同当天,乙方向甲方支付品牌及技术输出费人民币壹拾捌万元(¥180000元)。2.乙方须分别于每年的9月10日和2月28日前支付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3.加盟园保育费、教育费(管理费)或等同于此类费用的实际收费额(包括优惠、折扣在内)不得低于1200元/月·生。4.根据本合同,乙方应当支付给甲方的所有款项如需通过转账的方式支付的,须用合同签订人、其他投资人或幼儿园的账户支付。第九条约定:一、合同期内,若甲方未能按合同约定为乙方提供服务视甲方违约(本合同第四条第七、八款情况除外),每违约一次,在乙方当学期应支付给甲方的品牌使用费中扣除10%作为甲方的违约金。二、合同期内,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支付本合同约定应支付给甲方的费用,若乙方不按合同规定时间足额向甲方支付本合同所涉相关费用的,甲方有权暂停向乙方提供所有服务直到乙方付清所欠款项,乙方不得以此追究甲方每学期的服务次数。并且,乙方每延迟一天支付欠款须按应付额的1%承担滞纳金,直至所欠款项全部付清为止。若乙方迟延支付超过30天则视为乙方毁约,甲方有权收回品牌,终止服务,终止本合同,并追究乙方法律责任。四、无论合同期满还是中途解约,本合同一旦解除、终止,或双方未能达成续约的情况下,乙方即失去了甲方授权的商标、品牌经营技术资源的使用权。乙方必须在合同解除,终止后十日内停止使用一切包括“伟才”字样的名称、商标、标识,包括但不限于立即归还甲方给予乙方的与授权有关的一切法律文件,自行撤除带有“伟才”字样的招牌,从建筑物和其它设备、用品上移除甲方商标、标志和“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名称等一切宣传、经营性象征等措施。如乙方不主动撤除,甲方或甲方代理人可以进行撤除作业,由此产生的一切费用由乙方承担;并且乙方必须在合同解除、终止后三个月内自行在相关机构完成更名手续。否则,视乙方构成侵权,甲方有权追究乙方的侵权责任。第十条约定:一、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对方罚金人民币伍拾万元整(¥500000)。第十一条约定:四、本合同中所涉违约金、滞纳金、赔偿金等属不同性质,同时适用。

2015年7月6日,林赛霞在《签约后提供古田凤凰城伟才(国际)幼儿园资料一览表》签名确认,资料包括“筹办工作组、《创园期园长招聘信息发布》通知、幼儿园网站及邮箱、招聘园长资料、招聘员工资料、招聘外籍教师资料、服务相关提示、一次性提供赠送物品一览表”。

2015年7月、2016年5月,林赛霞分别在《古田凤凰城伟才(国际)幼儿园创园阶段一提供资料一览表2015-7-7》、《古田凤凰城伟才幼儿园创园阶段二提供资料一览表》、《古田凤凰城伟才幼儿园创园阶段三提供资料一览表》、《根据新园筹办进展情况一次性赠送古田凤凰城伟才幼儿园物品一览表》等上签名确认,资料内容包括“文本及部分电子版资料、办园资料、装修资料、伟才幼儿园Ⅵ、队伍组建相关培训、幼儿园档案建立目录、岗位职责相关培训、家长工作资料、教学培训资料、行政管理文档、招生资料、幼儿园入园资料、安全培训资料、大型活动资料、后勤培训资料、环创图片资料、幼儿园一日生活常规资料、卫生保健保育培训资料、幼儿园保育工作培训资料”等等。

2015年7月、11月,2016年5月、7月、8月期间,林赛霞及古田伟才幼儿园的员工分别在多份广州伟才公司外派服务反馈表上签名,并对伟才公司派员指导、管理工作表示满意。其中,2016年8月27日的创园(三)服务反馈表显示,提供创园的服务内容为“召开家长说明会、指导园长后续创园工作及开学工作的准备”等,林赛霞、幼儿园代表并在“接受服务单位评价”栏提到:“1.卿园长在我园召开新生家长说明会,家长与老师听后受益匪浅,家长都很满意。2.对我们园所的环境创设以及园所后勤管理、教学管理提出很详实的指导意见。”

古田伟才幼儿园在2016年12月取得办学许可证,有效期至2019年12月31日。

伟才公司于2016年12月19日、2017年4月18日、2017年7月18日通过快递向林赛霞、古田伟才幼儿园寄送品牌费缴纳催促函、督促函、律师函,要求林赛霞在2016年12月28日前、2017年4月26日前支付2016年秋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017年春季品牌使用费各20000元。

庭审中,伟才公司明确解除合同的时间为判决生效之日,解除依据为特许合同第九条第二款之约定,伟才公司具有合同解除权;诉讼请求第二、三项的依据是特许合同第九条第二款;诉讼请求第四、六、八项的依据是特许合同第五条第二款关于品牌使用费的约定,按照特许合同第九条第二款约定,因林赛霞未支付费用,伟才公司在幼儿园开园后可以暂停相关服务;诉讼请求第五、七、九项的依据是特许合同第九条第二款约定;诉讼请求第十项的依据是特许合同第五条第二款与第十条第一款结合,按照伟才公司签订合同可期待利益计算,从2018年的春学期开始,即第2学年的第二学期开始,到第4学年结束,可期待利益为28000元*5学期,为140000元;第5-8学年的可期待利益为32000元*8学期,为256000元,上述两项合计396000元,该数额没有超过特许合同约定的罚金数额50万。

本院认为:林赛霞、古田伟才幼儿园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自行放弃相关的诉讼权利。

特许合同约定伟才公司将其拥有的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获权使用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等经营资源许可给林赛霞加盟“伟才”幼儿园体系开办幼儿园,林赛霞开办的幼儿园对外统一按照约定以“伟才”字样进行命名及对外冠名宣传,并按照伟才公司的要求对幼儿园进行装修,伟才公司向林赛霞开办的幼儿园提供运营、指导、培训等服务,林赛霞向伟才公司支付品牌及技术输出费、品牌使用费等。该约定内容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基本特征,故本案属于双方履行特许合同过程中产生的特许经营合同纠纷。

特许合同签订后,伟才公司依约向林赛霞及其开办的幼儿园提供了上门指导服务,并提供了相关办学资料。林赛霞及幼儿园的代表分别在服务反馈表上加具意见予以认可并签名确认,且林赛霞一直没有对伟才公司履约情况以及提供服务的质量等方面提出过异议。综上,由于林赛霞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亦无提交相反证据,应由其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本院根据现有证据,认定伟才公司已经依约履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林赛霞应在伟才公司所主张的2016年9月开园后,依约向伟才公司支付每学期的品牌维护费。按特许合同约定,第1学年每学期按20000元标准,每年40000元支付品牌使用费;第2-4学年每学期按28000元标准,每年56000元支付品牌使用费;第5-8学年每学期按32000元标准,每年64000元支付品牌使用费。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分别于每年的9月10日和2月28日前支付。现伟才公司主张林赛霞按上述约定标准支付2016年秋学期、2017年春学期、2017年秋学期的品牌使用费,依法应予支持。林赛霞未按特许经营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支付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已经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根据特许合同第九条第二款的约定,林赛霞迟延支付品牌使用费已经超过30天,伟才公司有权收回品牌,终止合同。伟才公司现要求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与林赛霞签订的特许合同,符合双方合同的约定,本院予以支持。合同解除后,林赛霞应停止使用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等经营资源。

上述特许合同第九条第二款约定了延迟付款应支付滞纳金,该条约定的滞纳金本质为逾期付款违约金,故本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公平原则酌定本案拖欠的每学期品牌使用费的滞纳金以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为本金,按照年利率的24%计付。具体费用如下:1.2016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0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6年9月1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2.2017年春学期品牌使用费20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7年3月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3.2017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8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7年9月1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

对于伟才公司主张的赔偿金396000元,上述特许合同第十条第一款约定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对方罚金人民币50万元。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根据特许合同的约定,双方若能如期履行完毕,伟才公司将获得8个学年的品牌使用费,扣除伟才公司在本案中已经主张的品牌使用费,林赛霞应支付的品牌使用费尚有396000元,故现伟才公司之主张未超过其因特许合同所应取得的预期利益,且林赛霞对该约定的违约金并未提出抗辩意见,本院对伟才公司该项请求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林赛霞于2015年7月1日签订的《幼儿园项目特许经营合同》予以解除;

二、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被告林赛霞立即停止在第三人古田县凤凰城伟才幼儿园上使用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

三、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林赛霞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6年秋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0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0000元为本金,自2016年9月1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四、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林赛霞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7年春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0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0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3月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五、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林赛霞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7年秋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8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8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9月1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六、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林赛霞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赔偿人民币396000元;

七、驳回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8840元、公告费710元,由被告林赛霞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梁 颖

人民陪审员 吴伯南

人民陪审员 张帮明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李丽梅

书记员李亚玲

(广州特许经营律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