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马如驰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月31日真实案例3539155字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15民初4432号

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番禺大道**天安总部中心**楼**。

法定代表人:罗骇浪。

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马如驰,男,汉族,1977年7月21日生,住海南省琼海市。

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才公司)诉被告马如驰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9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马如驰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4年5月29日,原、被告签订《合作办园合同》,就被告加盟原告“伟才”幼儿园体系相关事宜进行了约定。合同约定由原告提供“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幼儿园经营技术资源等,被告提供幼儿园的资金投入、运营资金、财务管理及成本核算等事务,负责幼儿园各种手续的办理及社会关系的协调处理等。合同期限自2014年5月29日起至加盟幼儿园开园满8个学年(即16个学期)止,并对双方的权利义务与违约责任等作出详细约定。合同签订后,在原告的大力协助下,案涉幼儿园于2014年9月开园。自2015年9月起至今,被告一直拖延支付品牌使用费。虽经原告多次催促,但被告一直拒绝支付。原告于2017年8月8日向被告发出《律师函》进行催款,被告收到该函件,但至今仍未支付。原告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合同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应为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在原告已按合同约定完成相应义务的情况下,被告长期拒绝支付品牌使用费的行为构成严重违约,达到合同约定的“毁约”情形,原告有权解除合同并追究被告的违约责任。故请求判令:1.解除原、被告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2.被告停止使用原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3.被告向原告支付2015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4.被告向原告支付延迟支付第3项款项的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5年9月1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5.被告向原告支付2016年春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6.被告向原告支付延迟支付第5项款项的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6年3月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7.被告向原告支付2016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8.被告向原告支付向原告支付延迟支付第7项款项的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6年9月1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9.被告向原告支付2017年春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10.被告向原告支付向原告支付延迟支付第9项款项的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3月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11.被告向原告支付2017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4000元;12.被告向原告支付向原告支付延迟支付第11项款项的滞纳金(以24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9月11日起每日按1%标准计算至付清之日止);13.被告向原告支付赔偿金人民币224000元;1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没有答辩,亦没有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于2001年6月2日成立,2016年3月29日经核准变更名称为本案原告伟才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经营范围为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

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是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的原注册人,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1类,包括学校(教育)、培训、幼儿园等,有效期自2010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2014年9月13日,该注册商标依法转让给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持有。

2010年6月29日,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予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为其驻中国大陆常设机构,拥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品牌、商标使用与授权权,全权代表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开拓教育市场、推广教研成果、处理相关法律事务。

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马如驰于2014年5月29日签订《合作办园合同》(原告为甲方、被告为乙方),甲方许可乙方加盟伟才幼儿园体系开办幼儿园,乙方申请加盟的幼儿园位于海南省××县吉安小区,总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幼儿园投资人马如驰、李际娟。甲方授予乙方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甲方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等经营技术资源,在合同所指幼儿园为圆心的十五平方公里范围内开办以“伟才”字样命名的幼儿园。幼儿园名称须按照市+(县)+镇(街道)或+(某楼盘小区)+伟才字样命名,除行政区域、某楼盘小区、“伟才”字样外幼儿园名称前后不得添加其他字号。对外宣传冠名为“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屯昌吉安伟才(国际)幼儿园”。合同第二条约定:一、本合同自签订之日即2014年5月29日起至双方合作幼儿园开园满8个学年(即16个学期)止。期满如需续约,须在本合同期满前一个学期双方协商续约。二、甲、乙双方如欲终止本合同,应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待双方认可后方可终止。三、无论合同期满还是中途解约,本合同一旦终止,乙方即失去甲方授权的商标、品牌及经营技术资源的使用权,必须立即归还甲方与授权有关的一切法律文件,自行撤除带有“伟才”字样的招牌,从建筑物和其它设备、用品上削除甲方商标、标志和“伟才”品牌、名称等一切营业象征。如乙方不主动撤除,甲方或甲方代理人可以进行撤除作业,乙方负担为之产生的一切费用。若乙方在合同终止后十日内仍未撤除,则构成侵权。合同第三条关于甲方的权利义务责任中约定:合同生效三个工作日甲方设立“xxx伟才幼儿园筹办小组”,为乙方办园提供指导服务。并根据幼儿园的筹办进度提供相应的技术资料及物品。甲方派员赴现场指导幼儿园的总体布局规划,协助建筑设计单位进行幼儿园和功能布局规划,提出指导建议。提供《伟才幼儿园Ⅵ手册》《伟才幼儿园装修参考标准》,审核乙方提交的“幼儿园装修设计方案”,提出修改意见。幼儿园开园前筹办期间,甲方派员赴乙方提供“装修、布局、经营管理、保育教育、招生运营”等上门培训、指导服务,累计15天内免收指导等费(每次时间自到达之日起至返程之日计),超过15天后按600元/天·人支付指导费。向乙方提供幼儿园管理、教育、技术、运营等相关资料并指导应用。向乙方提供“新投资人培训”(即老板培训),培训结束后向投资人颁发“伟才国际儿童教育研究会理事证书”,纳入“伟才国际教育研究会”,此培训的往返交通费用乙方自理,食宿及证书费由甲方承担。向乙方提供“新园长培训”,培训结束考核通过后颁发“伟才幼儿园园长岗位证书”,乙方负责参加培训人员的往返交通及食宿费用。自幼儿园开园之日起至开园满两个学年为“服务指导期”,甲方每学期免费提供上门服务1次,每次4天(自到达之日起至返程之日计);如乙方需要提供超量服务须提前十个工作日向甲方提出书面申请,经甲方同意后给予安排,超出天数甲方按“当年度超量指导费标准”收取费用。甲方不定期开办常规性培训及活动,乙方根据需要派员参加,甲方免收培训费。自幼儿园开园之日起至开园满两个学年后(即督导期),甲方主要以开办各类形式的培训为乙方提供服务,乙方根据需要派员参加,甲方免收培训费。在合同有效履行期内,甲方不得在以本合同所指幼儿园为中心的十五平方公里范围内,自行投资或许可他人使用其经营资源开办幼儿园。等等。合同第四条乙方的权利、义务、责任约定:乙方必须严格遵守合同条款,维护甲方品牌形象,如发生有损甲方品牌活动,甲方有权解除合同,并由乙方承担相应的损失。幼儿园的装修必须以不低于甲方提供《伟才幼儿园Ⅵ手册》《伟才幼儿园装修参考标准》的标准要求,向甲方提交“幼儿园装修设计方案”,并经甲方审核通过后方可实施。未经甲方允许,乙方不得自行或与他人合作使用“伟才”字样开办或经营包括幼儿早教、幼儿园等幼儿早期教育机构,否则视为侵权。按学期向甲方提交“幼儿园情况一览表”,包括注册入园人数、在园教师状况、学期园务计划、园长工作总结等。第五条约定:品牌及技术输出费138000元,不论是合同期满、中途解约或因其他理由终止,该费用不予退还。乙方自幼儿园开园第一学期始至合同期满,按如下标准支付甲方品牌使用费(每学年按两个学期计):第1-3学年:每学期按22000元标准,每年44000元;第4-6学年:每学期按24000元标准,每年48000元;第7-8学年:每学期按26000元标准,每年52000元。并约定签订合同时乙方向甲方支付品牌及技术输出费138000元及第一学期的品牌使用费22000元,以后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乙方须分别于每年的9月10日和2月28日前支付;幼儿园保育费、教育费(管理费)或等同于此类费用的实际收费额(包括优惠、折扣在内)不得低于1000元/月·生。第六条约定:本合同当事人双方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各自独立承担法律责任。在乙方不按合同约定向甲方支付本合同所涉相关费用的情况下,甲方有权暂停向乙方提供所有服务直至乙方付清所欠款项后再继续提供服务。合同有效期内,若乙方将合同所指幼儿园转让他人,须事先书面告知甲方并得到同意后,须向受让人表明与甲方的合作关系,由受让人承担本合同的履行义务,否则视乙方毁约。第七条约定:合同期内,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支付本合同约定给付给甲方的费用,否则甲方有权暂停向乙方提供所有服务直至乙方付清所欠款项,乙方不得以此追究甲方每学期的服务次数。乙方不按合同规定时间如实向甲方支付本合同所涉的相关费用,视为违约,每延迟一天支付,按应付额1%承担滞纳金;如延迟支付超过30天则视作乙方毁约,甲方有权收回品牌,终止服务,终止本合同,并追究乙方法律责任。第十条约定: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对方罚金人民币50万元。

2014年5月30日,马如驰在《签约后提供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资料一览表》签名确认,资料包括“筹办工作组、《创园期园长招聘信息发布》通知、幼儿园网站及邮箱、招聘园长资料、招聘员工资料、招聘外籍教师资料、服务相关提示”。

2014年6月4日,马如驰分别在《第一次上门规划时提供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资料一览表》《第二次上门招聘时提供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资料一览表》《第三次团队培训时提供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资料一览表》签名确认,资料包括“文本及部分电子版资料、办园资料、装修资料、伟才幼儿园Ⅵ、队伍组建相关培训、幼儿园档案建立目录”“岗位职责相关培训、家长工作资料、教学培训资料、行政管理文档、招生资料”“安全培训资料、大型活动资料、后勤培训资料、环创图片资料、视频培训资料、卫生保健保育培训资料”。

原告提供的《广州伟才公司外派服务反馈表》记载,伟才公司委派服务人员为甘江勇,服务时间为2014年5月30日至5月31日,接受服务单位为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负责人马如驰,服务内容为:1.现场勘察;2.拍摄现场情况;3.前期规划建议商讨;4.提供初步规划草图。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非常满意,工作细致。”园方代表“李际娟”在该栏签名确认,日期2014年5月31日。

原告提交的《广州伟才公司创园(二)服务反馈表》记载,伟才公司委派服务人员为曾惠敏,服务时间为2014年6月26日至6月28日,接受服务单位为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负责人为马如驰,联系人为李际娟,服务内容为:1.根据现场情况提出调整规划建议;2.提醒投资人装修标准,按照总部要求,注意用品安全;3.同业调查,结合园所情况与投资人沟通并确定收费、优惠方案……7.落实物资订购。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曾园长来我园指导创园工作,在时间安排非常紧迫的情况下,加时加班,工作能力很强,积极主动、高效、精益求精,保质保量完成工作。被告马如驰在该栏签名确认,日期2014年6月28日。

2014年6月28日,伟才公司出具《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创园(二)情况反馈》,内容包括:一、基本情况;二、本次创园指导工作内容;三、后续工作的开展;四、幼儿园教职工工资表。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栏有“黄斌”签名字样。

原告提交的《广州伟才公司创园(三)服务反馈表》记载,伟才公司委派服务人员为姚艳华,服务时间为2014年7月30日至8月1日,接受服务单位为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负责人为马如驰,联系人为黄斌,服务内容为:一、跟进装修工作;二、给予招生方案建议并协助指导出具规范招生方案;三、组织召开招生活动;四、就开园前招生行事历的制定给予指导意见。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姚园长到我们园所指导工作,使我园所的装修工作和招生工作有序开展,并取得比较好的促进作用。园方签字栏有“黄斌”签名确认,日期2014年8月1日。

原告提交的《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巡园(督导)服务反馈表》记载,伟才公司委派服务人员为姚艳华,服务时间为2014年12月22日至12月26日,接受服务单位为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负责人为马如驰,联系人为李际娟,巡园时园所基本情况为:教职工19人,在册幼儿总数62人。服务内容为:1.对园所新任园长的园务工作进行指导;2.对园所创意教材使用中课程的整合、实施进行培训;3.对园所后勤工作的开展进行规范性整改;4.对园长与投资人之间汇报工作方式内容及园长考核进行指导;5.对本学期保留生源以下学期招生进行指导;6.对园所活动的开展、方案策划和分工进行指导。并提出了服务后续建议,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本次非常感谢总部姚园对我园进行全面工作的指导……,园方代表签字处有“林××”签名字样,日期2014年12月26日。

2014年12月26日,伟才公司出具《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2014年12月巡园服务反馈及建议》,内容包括:一、基本情况;二、本次巡园工作;三、本次巡园发现问题以及整改建议。“李际娟”在“投资人签字”栏签名确认。

原告提交的《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巡园(督导)服务反馈表》记载,伟才公司委派服务人员为卿莎莎,服务时间为2015年3月9日至3月12日,接受服务单位为屯昌吉安伟才幼儿园,负责人为李际娟,联系人为王小红,巡园时园所基本情况为:教职工23人,在册幼儿总数105人。服务内容为:一、巡视全园,听取园长介绍园所工作,了解园所基本情况;二、查看行政工作记录,根据实际情况,指导园长建立常规行政管理工作及规范使用各类行政用表;三、查看教学资料,针对如何划分创意课程主题网络图及如何向家长展示创意课程的效果组织全体教师进行培训;四、推门听课小、中、大班各一节创意课程,并组织教师进行评课;五、组织全园教师制作主题环创计划书;六、指导园长使用伟才行政巡班记录表,进行一日常规活动巡查;七、组织行政管理人员召开会议,明确各管理岗位的职责及管辖范围,指导使用伟才行政管理资料;八、与投资人沟通本次巡园反馈建议。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这次卿园长到园指导跟进工作做得十分到位,园所的管理架构重新梳理,使各行政管理的负责人都明确了解和初步的工作职责。对于老师们专门做了环创创意教材的培训,使老师们今后更好的开展教育教学工作。园方代表签名栏有该幼儿园的公章及“黄斌”签名字样,日期2015年3月12日。

伟才公司于2017年8月8日通过快递向马如驰寄送《律师函》,要求马如驰收到函件后3日内积极筹措资金,付清全部欠款88000元。

本院认为:被告马如驰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自行放弃相关的诉讼权利。

《合作办园合同》约定伟才公司将其拥有的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获权使用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等经营资源许可给马如驰加盟“伟才”幼儿园体系开办幼儿园,马如驰开办的幼儿园对外统一按照约定以“伟才”字样进行命名及对外冠名宣传,并按照伟才公司的要求对幼儿园进行装修,伟才公司向马如驰开办的幼儿园提供运营、指导、培训等服务,被告马如驰向原告支付品牌及技术输出费、品牌使用费等。该约定内容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基本特征,故本案属于双方履行《合作办园合同》过程中产生的特许经营合同纠纷。

《合作办园合同》签订后,伟才公司依约向马如驰及其开办的幼儿园提供了上门指导服务,并提供了相关办学资料,幼儿园成功开园后,学校名称中亦使用了“伟才”字样。在办学过程中,伟才公司人员也多次到伟才幼儿园提供服务和提供办学资料。被告马如驰及幼儿园的代表分别在服务反馈表上加具意见予以认可并签名确认,马如驰一直没有对伟才公司履约情况以及提供服务的质量等方面提出过异议。综上,由于马如驰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亦无提交相反证据,应由其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本院根据现有证据,认定伟才公司已经依约履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马如驰应依约向伟才公司支付每学期的品牌维护费。按《合作办园合同》约定,第1-3学年每学期按22000元标准,每年44000元支付品牌使用费;第4-6学年每学期按24000元标准,每年48000元支付品牌使用费;第7-8学年每学期按26000元标准,每年52000元支付品牌使用费。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分别于每年的9月10日和2月28日前支付。从原告提交的服务反馈表及其附件内容看,涉案幼儿园已于2014年秋季学期正式开园,但马如驰并未完全依约履行向伟才公司支付品牌使用费的合同义务。现原告主张被告马如驰按上述约定标准支付2015年秋学期,2016年春、秋学期,2017年春、秋学期的品牌使用费,依法应予支持。被告马如驰未按《合作办园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支付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已经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根据《合作办园合同》第七条第四款的约定,马如驰迟延支付品牌使用费已经超过30天,伟才公司有权收回品牌,终止合同。伟才公司现要求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与被告马如驰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符合双方合同的约定,本院予以支持。合同解除后,被告应停止使用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品牌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等经营资源。

上述《合作办园合同》第七条第四款约定了延迟付款应支付滞纳金,该条约定的滞纳金本质为逾期付款违约金,故本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公平原则酌定本案拖欠的每学期品牌使用费的滞纳金以每学期的品牌使用费为本金,按照年利率的24%计付。具体费用如下:1.2015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5年9月1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2.2016年春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6年3月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3.2016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6年9月1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4.2017年春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7年3月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5.2017年秋学期品牌使用费24000元的滞纳金,滞纳金自2017年9月11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

对于原告主张的赔偿金224000元,《合作办园合同》第八条第一款约定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对方罚金人民币50万元。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根据《合作办园合同》的约定,双方若能如期履行完毕,伟才公司将获得8个学年的品牌使用费,扣除伟才公司在本案中已经主张的品牌使用费,被告应支付的品牌使用费尚有224000元。现原告主张349000元的赔偿金,未超过其因《合作办园合同》所应取得的预期利益。且被告对该约定的违约金条款并未提出抗辩意见,本院对原告该项请求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马如驰于2014年5月29日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予以解除。

二、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被告马如驰立即停止使用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

三、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马如驰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5年秋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5年9月1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四、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马如驰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6年春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6年3月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五、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马如驰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6年秋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6年9月1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六、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马如驰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7年春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2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2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3月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七、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马如驰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2017年秋季学期品牌使用费24000元及其滞纳金(滞纳金以24000元为本金,自2017年9月11日起按年利率的24%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八、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马如驰向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赔偿人民币224000元。

九、驳回原告广东伟才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6700元,由被告马如驰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张志荣

人民陪审员 赖亚力

人民陪审员 张帮明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日

法官助理肖晓雪

书记员李燕云

(广州特许经营律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