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安爽爽特许经营合同纠纷2015知民初248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484字数 5090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南法知民初字第248号

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迎宾路**番禺节能科技园内天安科技产业大厦**。

法定代表人:罗骇浪,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安爽爽。

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才公司)诉被告安爽爽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梁颖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伟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安爽爽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伟才公司诉称:2014年5月25日,原告伟才公司与被告安爽爽签订《区域独家代理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合同约定被告安爽爽经原告伟才公司授权,在湖北襄阳市区(不含襄阳高新区)、老河口市、谷城县、丹江口市、枣阳市、房县市、郧县、十堰张湾区七个县(市、区)独家代理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原告伟才公司幼儿园经营技术资源,在合同约定区域内开办以“伟才”字样命名的幼儿园。合同有效期为自合同生效之日起10年。合同第三条第二款对被告安爽爽代理开办的幼儿园的标准进行了约定。合同第四条第一款约定“在本合同正常履行期内,未经被告许可,原告伟才公司不得在本合同约定的区域范围内,自行投资或许可他人使用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开办幼儿园,否则视原告伟才公司毁约。”。合同第五条第一款约定“被告安爽爽保证独家代理区域幼儿园的硬件投入、客户选择、运营资金、品牌管理,并保证各种手续的办理及社会关系的协调处理。”。合同第六条第一款约定“签署本合同时,被告安爽爽向原告伟才公司支付区域独家代理费人民币叁万元,在2014年4月25日前支付第二笔款项人民币叁拾柒万元,在2014年9月10日前支付尾款人民币叁拾万元,如被告安爽爽不按以上时间支付相关费用,原告伟才公司有权取消被告安爽爽的独家代理权。不论本合同期满还是中途解约或其他理由终止,此费用不予退还。”。合同第八条第三款约定“乙方不按合同规定时间如实向甲方支付本合同所涉的相关费用,视为违约,每延迟一天,按应付额的1%承担滞纳金,如延迟超过30天则视为乙方毁约,甲方有权终止服务、终止本合同,并追究乙方的法律责任。”。合同第九条第一款约定“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对方罚金人民币壹佰万元整(¥1000000)。”。以上合同签订后,被告安爽爽先后向原告伟才公司支付了代理费用共肆拾万元,但余款叁拾万元被告安爽爽并未在2014年9月10日前支付,虽经原告伟才公司多次催促,但被告安爽爽一直没有支付。依据以上事实和合同约定及《合同法》相关规定,原告伟才公司与被告安爽爽签订的合同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属合法、有效,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在原告伟才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的情况下,被告安爽爽长期拖延支付代理费的行为已经构成严重违约,属于合同约定的被告安爽爽“毁约”情形;既然被告安爽爽已毁约,原告伟才公司则有权依法解除合同。同时,被告安爽爽的前述违约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原告伟才公司的合法权益,其应按合同约定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现请求判令:1.确认原告伟才公司与被告安爽爽签订的《区域独家代理合同》于2015年6月13日解除;2.被告安爽爽从合同解除之日起停止使用原告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等形象标识;3.被告安爽爽向原告伟才公司支付赔偿金人民币336000元;4.被告安爽爽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安爽爽没有答辩亦没有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伟才公司(甲方)与安爽爽(乙方)于2014年4月25日签订区域独家代理合同,约定:第一条授权说明:甲方经“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授权,并将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使用许可备案,授权乙方在中国大陆地区使用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伟才”字样及甲方拥有的技术资源等开办伟才幼儿园。第二条代理期限:十年,自本合同生效之日起计算。本合同期满如继续合作,须在期满前三个月双方协商续约。第三条授权区域和开办幼儿园的标准:(一)甲方授权乙方在湖北省襄阳市区(不含襄阳高新区)、老河口市、谷城县、丹江口市、枣阳市、房县市、郧县、十堰张湾区七个县(市区)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甲方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甲方幼儿园经营技术资源,在本合同约定的区域内开办以“伟才”字样命名的幼儿园,并从事幼儿园的经营活动。对外宣传冠名为“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xx伟才(国际)幼儿园”。第六条区域独家代理费用人民币七十万元:(一)签署本合同时乙方首付甲方区域独家代理费计人民币三万元,在2014年4月25日前支付第二笔款项人民币三十七万元,在2014年9月10日前支付尾款人民币三十万元,如乙方不按以上时间支付费用,甲方有权取消乙方的独家代理权。不论本合同期满还是中途解约或其他理由终止,此费用不予退还。第八条违约责任及争议的解决:(二)合同期内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支付或欠付甲方的费用,否则甲方暂停向乙方提供所有服务直至乙方付清所欠款项。(三)乙方不按合同规定时间如实向甲方支付本合同所涉的相关费用,视为违约,每延迟一天支付,按应付额的1%承担滞纳金,如延迟支付超过30天则视为乙方毁约,甲方有权终止服务,终止本合同,并追究乙方法律责任。第九条罚则:一、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对方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整。第十条签约说明:(三)本合同所涉违约金、滞纳金、赔偿金、公证费等属不同性质,同时适用。

2014年9月30日,安爽爽、老河口市光化办事处伟才幼儿园向伟才公司作出付款申请,内容为: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
老河口伟才幼儿园因开园后购买两辆校车,资金实在跟不上,现特向广州伟才总部罗总申请襄阳地区伟才品牌加盟使用费余款30万元于2014年12月1日前给付付清。

伟才公司于2015年6月11日通过顺丰速运(快递单号:131472717573)向老河口市光化办事处伟才幼儿园暨安爽爽发出关于终止区域独家代理合同的告知函,内容主要为:因安爽爽未能按照与伟才公司于2014年4月25日签署的区域独家代理合同之约定履行合同义务,至今尚未完全支付。根据区域独家代理合同第六条与第八条之约定,安爽爽已构成毁约,伟才公司于2015年1月4日起终止与安爽爽签署的区域独家代理合同,取消安爽爽在湖北省襄阳市区(不含襄阳高新区)、老河口市、谷城县、丹江口市、枣阳市、房县市、郧县、十堰张湾区七个县(市区)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伟才公司幼儿园经营技术资源的区域独家代理权,并不论合同期满还是中途解约或其他理由终止,前期已交纳的部分区域独家代理费用不予退还,并有权追究滞纳金及其他相关法律责任。该函件安爽爽于2015年6月15日签收。

庭审中,伟才公司明确其诉请第三项赔偿金336000元的计算依据为区域独家代理合同第八条第三款、第九条第一款之约定,逾期付款应按应付额1%承担滞纳金,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须支付罚金100万元。安爽爽于2014年9月30日承认欠款30万元,并承诺于2014年12月1日前还清。从2014年12月1日计算至立案之日,每日按应付额1%承担滞纳金,滞纳金远远超过336000元,其仅参考(2015)穗南法知民初字第247号案件的数额酌情确定本案赔偿金为336000元,剩余部分放弃。

本院认为:安爽爽经本院合法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自动放弃相关诉讼权利。

根据我国《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规定,商业特许经营是指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的企业(特许人),以合同形式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其他经营者(被特许人)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经营活动。本案中,伟才公司、安爽爽于2014年4月25日签订的区域独家代理合同(以下简称讼争合同)约定,伟才公司将其享有的第6206809号“伟才”图形商标的商标权,以及相关的经营资源许可给安爽爽开办的幼儿园使用,伟才公司向安爽爽提供日常管理、业务指导等经营协助,安爽爽向伟才公司支付区域独家代理费等,该约定内容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基本特征,可以认定双方之间已形成商业特许经营合同关系。讼争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的规定,为合法有效。在讼争合同的履行期限内,双方应根据讼争合同的约定,全面、适当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

关于讼争合同的解除问题。讼争合同签订后,并无证据显示安爽爽对伟才公司的履约情况提出任何异议,且安爽爽向伟才公司作出的付款申请之内容,亦足以证实其因单方原因而无法如期向伟才公司付清区域独家代理费余款30万元。根据讼争合同第六条第一款、第八条第三款之约定,安爽爽应于2014年9月10日前支付三十万元,如其不按以上时间支付费用,伟才公司有权解除合同并取消其独家代理权,以及要求其支付滞纳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现安爽爽从订立讼争合同后,未能在2014年9月10日前支付区域独家代理费用的尾款30万元,其逾期付款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且符合解除合同的条件,伟才公司可据此解除合同,并要求安爽爽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据此,讼争合同的解除时间应为伟才公司发出关于终止区域独家代理合同的告知函送达予安爽爽的时间,即2015年6月15日。由于讼争合同已经法定解除,无需另行判令确认,故对伟才公司要求判令确认讼争合同已经解除之主张,本院不予处理。合同解除后,安爽爽应停止使用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以及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等经营资源。

关于赔偿金的问题。伟才公司主张的赔偿金实质为违约金,但没有明确的依据与计算标准。由于安爽爽构成违约,且未对伟才公司主张的违约金提出抗辩,而伟才公司在庭审中亦参照逾期付款滞纳金之约定,以欠款30万元为本金,从2014年12月1日作为起算点进行计算,故本院根据公平原则,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以及第二十六条“买卖合同因违约而解除后,守约方主张继续适用违约金条款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处理”之规定,酌定本项赔偿金以安爽爽拖欠的区域独家代理费用30万元为本金,自2014年12月2日起,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付。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安爽爽应自2015年6月16日起停止使用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伟才”字样、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等经营资源;

二、被告安爽爽应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赔偿金(以30万元为本金,自2014年12月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被告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170元,由被告安爽爽负担679元、由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负担249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代理审判员 梁 颖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佘丽萍

(广州特许经营律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