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张俊玲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524字数 10798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穗南法知民初字第66号

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罗厚永。

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俊玲。

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诉被告张俊玲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志荣适用简易程序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俊玲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8年4月2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加盟合同书》,合同约定被告加盟原告品牌进行幼儿园经营活动,加盟幼儿园位于焦作市博爱县清化镇,总建筑面积2800平方米,幼儿园法定代表人为被告。合同约定:原告授权被告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从事幼儿园经营及相关推广活动,原告在幼儿园筹办期间及运营期为被告提供相关服务。合同有效期为自合同签订之日起至加盟幼儿园开园满八个学年(16个学期)止。合同第六条第二款约定:“乙方自幼儿园开园第一学期始至合同期满,每学期按10000元支付甲方品牌维护费,每学期的支付日期为每年的9月10日和3月5日。”合同签订后,原告按合同约定在幼儿园筹办、开园后运营期等阶段为被告提供了合同约定的相关服务,被告对原告提供的服务给予了充分认可。在原告的协助下,被告开设的幼儿园于2008年9月顺利开园。之后,被告虽然一直存在拖延支付维护费的情况,但经过原告反复催告,被告均能支付;但从2012年春学期开始,被告便以资金用作他用为由要求延期支付并承诺支付,但实际上被告始终没按合同约定支付维护费给原告,原告多次催要均未果。2013年3月8日,原告在之前已经多次通过书面和邮件、电话等方式催促被告交纳维护费的情况下,再次通过EMS函件形式要求被告支付2012年春、秋学期和2013年春学期的维护费合计人民币30000元,并明确告知被告其行为已构成合同约定的毁约情形,原告有权终止授权和服务。被告签收该函件后,仍然未支付相关维护费给原告,且被告仍在继续使用原告的品牌、商标及标识进行幼儿园经营。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判令:1、自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加盟合同书》;2、被告自合同解除之日起停止使用原告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相关名称、商标、形象标识;3、被告支付2012年春学期的品牌使用费10000元给原告;4、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12年3月6日起至全部付清第3项请求款项时止的滞纳金(暂计至2013年5月31日,为人民币22600元)5、被告支付2012年秋学期的品牌使用费10000元给原告;6、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12年9月11日起至其全部付清第5项诉求款项时止的滞纳金(暂计至2013年5月31日,为人民币13150元);7、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13年春学期的品牌使用费10000元给原告;8、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13年3月6日起至其全部付清第7项诉求款项时止的滞纳金(暂计至2013年5月31日,为人民币4350元);9、被告向原告支付赔偿金人民币100000元;10、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1、《加盟合同书》,证明原、被告双方于2008年4月26日签订合同,对被告加盟原告开展幼儿园项目的事宜及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

2、园长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证明原告按合同约定为被告在幼儿园筹办、开园阶段提供了相关上门服务并得到了被告的认可。

3、督促函及投妥证明(2009年10月20日、2010年5月20日、2010年10月27日、2013年3月8日),证明被告自其加盟幼儿园开园后一直存在逾期付款的情况,每次均需要原告反复催促后方才付款。但自2012年春学期开始,被告则一直未支付品牌维护费给原告。

4、被告发给原告的电子邮件(2009年10月24日、2010年5月20日、2012年4月28日、2012年6月6日),证明被告通过电子邮件多次与原告联系,均以资金紧张为由,要求延期支付品牌维护费给原告,且多次承诺支付期限。其中2012年6月6日的邮件中要求原告给予2个月的缓冲期,并承诺在2012年9月将2012年度的费用全部付清。

5、原告发给被告的电子邮件(2009年8月4日至2013年2月5日),证明原告自被告幼儿园开园起,每学期均有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告诉被告原告上门服务的安排,并特别提示“若不回复则视为放弃本次上门服务”,但被告均没有回复。

6、原告发给被告的2012年3月至2013年3月的工作提示,证明原告在被告已经违约的情况下,仍然通过发送电子邮件的方式为被告提供了相关指导服务。

7、加盟单位领用资料表、邮件底单,证明原告向被告提供了合同约定的相关资料。

8、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证明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于2007年8月6日向国家商标局提出申请号为6206809的“伟才”注册商标申请,并已获受理。

9、商标注册证;

10、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通知书。

共同证明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于2010年6月14日取得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并许可原告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占使用。

11、授权委托书,证明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原告在中国大陆使用其名称、商标及形象标识进行业务推广、处理法律事务。

被告没有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被告于2013年4月12日向本院寄送一份打印的函件,明确表示其因各种原因无法亲自到庭应诉。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08年4月26日签订的《加盟合同书》(原告为甲方、被告张俊玲为乙方)约定:加盟幼儿园位于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清化镇,占地面积25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800平方米,幼儿园法人为被告张俊玲;加盟期限为8年,自该合同签约之日起至乙方幼儿园开园满八个学年(16个学期)止。合同第三条约定:甲方授予乙方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从事幼儿园运营及相关推广活动,幼儿园名称必须冠名“伟才”,若幼儿园冠名“伟才”未获当地主管部门批准,则幼儿园名称以乙方当地主管部门核准为准。幼儿园名称(拟)定为“博爱伟才幼儿园”。合同第六条约定:甲方向乙方提供本合同第三条规定之内容的服务,履行合同第四条规定之权利、义务和责任,乙方支付甲方加盟服务费68000元。乙方自幼儿园开园第一学期始至合同期满,每学期按10000元支付甲方品牌维护费,支付日期为每年的9月10日和3月5日。以后每学期品牌维护费在10000元基础上根据幼儿园收费上调幅度等比例提高。签订合同时乙方支付甲方加盟服务费计34000元。其余加盟服务费34000元及幼儿园第一学期的品牌维护费10000元于2008年9月1日前支付甲方。

合同第四条关于甲方的权利义务责任中约定:一、合同生效三个工作日甲方设立“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幼儿园筹办小组”,为乙方办园提供有效的服务。合同生效十个工作日甲方向乙方提供“加盟授权书”,并根据幼儿园的筹办进展免费赠送如下物品:1、香港伟才幼儿园园旗一面;2、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一面;3、香港伟才POP品牌宣传画6幅;4、香港伟才幼儿园VI手册一套;5、香港伟才幼儿园广告挂旗样板一套。二、在幼儿园筹办期免费提供幼儿园教学与管理参考资料装订版一套。三、根据幼儿园开展蒙特梭利教育、0-6岁亲子教育、2-6岁儿童感觉统合训练教育项目的实际需要,免费提供如下资料装订版一套:1、《0-6岁亲子活动方案总汇》;2、《亲子园经营与管理》;3、《亲子活动分项工作库》;4、《儿童智能综合测评手册》;5、《蒙特梭利教育理论与教学法》;6、《蒙特梭利幼儿园经营与管理》;7、《感觉统合理论与实际操作》;8、《感觉统合测查资料》;9、提供蒙特梭利教学光盘(14片)、感统训练光盘(7片)及伟才亲子教育光盘(4片)。…五、幼儿园开园前筹办期,甲方派员赴乙方提供幼儿园规划、装修、常规经营管理、保育教育、招生运营等指导、培训……七、首次幼儿园开园后,每学期甲方派员上门为幼儿园提供幼儿园经营管理、保育教育、招生运营等指导、培训服务不少于2次,每次3天(不含往返车程时间),乙方负责其往返交通费及食宿,甲方免收指导费,因乙方的要求甲方所派人员驻留时间超过3天后,每超一天乙方按300元/天/人支付甲方人员指导费。……九、甲方将不定期举办各种活动,研发或引进新技术、新产品,以推动幼儿园的发展,增加乙方的利润增长点,缩短幼儿园的投资回报周期。十、为幼儿园在职老师提供培训、负责考核,考核通过后颁发“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教研中心××证书”。……

合同第八条违约责任及争议的解决中约定:一、若甲方未能按合同规定为乙方提供服务视甲方违约,每违约一次按当学期乙方应支付给甲方的品牌维护费标准扣除10%作为违约金赔偿乙方。二、乙方不按合同规定时间如实向甲方支付本合同所涉的相关费用,经甲方督促仍不履行的视为违约,每违约一次按本次所涉金额的10%作为违约金赔偿甲方,并每延迟一天按应付额5‰承担滞纳金。超过合同规定支付期30天未支付相关费用视为乙方毁约,甲方有权收回品牌,终止授权,并保留在当地主流媒体公告申明及追究法律责任。三、合同期内任何乙方毁约或单方终止合同,须赔偿对方人民币50000元整。

根据原告提供的2008年4月30日的《园长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记载内容显示,原告委派王爱洁到河南省焦作市博爱伟才幼儿园进行指导,期间自2008年4月27日至2008年4月30日。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工作计划科学合理,工作细致、周到、尽心、完美,效率高效快捷。对王园长的敬业精神表示由衷的谢意!希望总部下阶段工作继续委派王园长来我园指导工作!”被告张俊玲在该栏签名确认。2008年6月27日的《园长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记载内容显示,原告委派王爱洁到博爱伟才幼儿园进行指导,期间自2008年6月21日至2008年6月27日。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工作严谨,敬业无私,能力超强,合理配置,定位得当。感谢王爱洁园长及伟才教育集团广州分公司!”被告张俊玲在该栏签名确认。2008年7月的《园长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记载内容显示,原告委派王爱洁到博爱伟才幼儿园进行指导,期间自2008年7月20日至2008年7月24日。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群策群力,同舟共济,永争第一,勇创第一’是我们共同的追求和即将实现的目标,也是王园长此行辛勤工作的所在。我们衷心希望公司领导和王园长参加指导博爱伟才的开园庆典。”被告张俊玲在该栏签名确认。2008年8月20日的《园长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记载内容显示,原告委派王爱洁到博爱伟才幼儿园进行指导,期间自2008年8月17日至2008年8月20日。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不顾疲劳,不辞辛苦,全心投入忘我工作,我们代表博爱伟才全体员工感谢王园长及伟才总部领导为我园前期筹备各项工作所付出的辛勤劳动和取得的成就。博爱伟才永远不会忘记您们!”被告张俊玲在该栏签名确认。2008年9月29日的《园长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记载内容显示,原告委派粟培芝到博爱伟才幼儿园进行指导,期间自2008年9月25日至2008年9月28日。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粟园长工作有条理,办事效率高,有良好的管理艺术和组织能力。经理充沛并有很强的事业心。博爱伟才幼儿园开园庆典活动取得圆满成功。”被告张俊玲在该栏签名确认。2009年2月28日的《园长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记载内容显示,原告委派吴秀仪到博爱伟才幼儿园进行指导,期间自2009年2月26日至2009年2月28日。在“接受指导服务单位评价”栏中手写有:“吴园长精力充沛,尽职尽责,工作能力强,效率高,真诚热情,善于发现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步骤。善于沟通和协调,家长会取得圆满成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我园全体教职员工衷心感谢吴园长和伟才总部的指导和帮助!”被告张俊玲在该栏签名确认。

原告于2009年10月20日向被告发出函件,内容包括:“……自双方签约以来,你园从未能按合同约定的时间给付公司的款项,每次需支付总部费用总是一拖再拖,要不就是不接电话,总部举办的活动你园也不参加……你园应在2009年9月5日前支付我司09年秋季学期品牌费10000元,我司曾多次电话催促而你每次都说过一两天,可每次都未兑现。今天已是2009年10月20日了,根据合同你不仅又一次违约,并已构成单方终止合同。……以上三次共欠违约金5400元,滞纳金1639.2元,计7039.2元。本学期品牌维护费你至今未付,今我司以电子邮件和特快专递两种形式发过来,如你在2009年10月25日前支付本期品牌费10000元。至于本次和前3次违约及滞纳金你可暂不支付,我司将不追究你本次单方终止合同的责任,如以后再出现违约行为合并计算。若你在2009年10月25日前仍不支付本期品牌费,我司将依据合同收回伟才品牌,终止对你的授权,并视情况提出法律诉讼,依法追究你单方终止合同的赔偿责任。”该函件被告于2009年10月22日由本人签收。

2010年5月20日,原告向被告发出《督促函》,就被告拖欠2010年春季学期品牌费10000元一事进行追讨。该函件于2010年5月22日签收。2010年10月27日,原告向被告发出《督促函》,就被告拖欠2010年秋季学期品牌费10000元一事进行追讨。2013年3月8日,原告向被告发出《督促函》,就被告连续三个学期未支付品牌维护费30000元一事进行追讨。该函件于2013年3月11日签收。

在原告提交的weicaigz@163.com邮箱中的邮件页面打印件显示,由发件人为“博爱张俊玲”(ba8699089@163.com)发送给原告的邮件中,发送日期为2009年10月24日的邮件内容为:“广州伟才总公司:您们好!昨日,收到您们邮寄过来的邮件,看后我觉得公司是不是对我们这些连锁加盟园缺了一些关爱?因为,我们现在这里修路拆迁,导致生源下滑。半个月来,我们这里的电话不通,网络都不能上网,所以我也没有看到你们发给我的邮件。在来函里讲到,我不接电话,是对我的误解!我希望公司能够多多关爱一些有困难的园所,如果资金不是太紧张,我是不会拖欠品牌维护费的。再说,8年的加盟费我都一次付清了,品牌费我会不给公司吗?我再次恳请领导,帮助我们渡过难关,我们会不胜感激的!我会想办法,争取12月底之前,把这部分费用打到贵公司的账上,希望领导批示,谢谢!”发送日期为2010年5月20日的邮件内容为:“看到来函,追加滞纳金,我觉得是不是总部应该能体恤我们新开园的困难?因为现在我们这里经济状况不是太好,再加上我们这里周边又新开了几家大型的幼儿园,所以竞争非常的激烈,加上消费观念还没有完全的改变,因此,我们这里的收费标准很低,本身我们向银行贷了一部分款,加上不断的增加教学设备,实在不能及时上缴总部的品牌维护费。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会不交的,前段时间我和财务沟通过,说好在六月底把这部分费用上缴给总部的,我们都是搞教育的,我相信领导会体谅我们连锁所园的困难,给我们一个缓冲的阶段,让我们度过难关,我相信有您们的支持,我们会合作的非常愉快,谢谢!”发送日期为2012年4月28日的邮件内容为:“今年,因为我园申办市级示范性幼儿园,又进行了扩建装修,希望总部能够大力支持,预计下个月底能把品牌费给公司打到账上,谢谢您的支持!”发送日期为2012年6月6日的邮件内容为:“由于我园从去年开始申报市级示范性幼儿园,又投资装修改造幼儿园,注入了一部分资金,还有一部分资金用于增加新项目,因此不能及时给总部汇款,我恳请总部能缓冲2个月的时间,我到9月中旬左右把今年的品牌费付清,请领导批复,谢谢!”

2009年8月4日,原告通过邮箱weicaigz@163.com向“博爱张俊玲”(80721169@qq.com)发送邮件“09秋学期巡园工作时间安排”,巡园时间为:第一次,2009-9-18至9-20;第二次,2009-10-31至11-2。并备注“幼儿园如对总部所安排巡园时间有异议或提出不需要服务,请提前15天来函技术部告知,以便双方工作的安排。不作回应者视为自动放弃。”2009年8月15日,原告发送邮件给被告,对该学期第一次巡园时间进行提示;2009年9月14日,原告发送邮件给被告,对该学期第二次巡园时间进行提示;2010年3月15日,原告发送邮件给被告,对该学期第一次巡园时间进行提示;2010年4月15日,原告发送邮件给被告,对该学期第二次巡园时间进行提示;2010年8月16日,原告发送邮件给被告,对该学期第一次巡园时间进行提示;2010年10月15日,原告发送邮件给被告,对该学期第二次巡园时间进行提示;2012年1月5日,原告发送邮件给被告,内容为2011-2012第二学期巡园安排,并注明“每月15日总部将对次月巡园时间再以邮件形式提示,园所收到提示后无论是否需要都要及时回复,若无回应则视为自动放弃本次巡园服务。”此后,原告通过邮件向被告发送了2012年3月、5月、10月、12月、2012-2013第一学期、第二学期的巡园安排;并通过邮件向被告分别逐次发送了2012年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2013年1月、2月、3月的工作提示文件。

原告于2008年12月6日通过中国邮政向被告寄送了一下物品:蒙氏操作光盘1套、蒙氏操作规程1本、蒙特梭利教育理论与教育法1本、蒙氏幼儿园经营与管理1本、蒙氏作业纸1套、蒙特梭利教学展示页1本、亲亲宝贝光盘1套、亲子活动分项工作库1本、0-6岁亲子活动方案总汇1本、婴幼儿测评手册1本、婴幼儿保教指导书1本、亲子园经营与管理指南1本、亲子园经营与管理图表集1本、亲子教育理论与教育法1本、M码老师短袖3件等,被告于2008年8月19日予以签收。

原告于2008年5月6日以特快专递形式向被告寄送了“授权书、资料”;于2008年12月13日通过中国邮政向被告寄送了“园徽、图册”;于2009年3月10日向被告寄送了“托幼机构工作手册”;于2009年11月13日向被告寄送了“光盘、资料”。

原告在庭审中确认被告自2012年春学期,即2012年3月5日开始一直没有支付品牌维护费,被告已经支付7个学期的品牌维护费共计70000元。

另查明,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是第6206809号“伟才”注册商标注册人,核定服务项目均为第41类:学校(教育);培训;教育信息;幼儿园等,有效期限自2010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

国家商标局第2010许12684HZ号《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通知书》显示: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许可原告使用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并已进行备案,许可期限自2010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

2010年6月29日,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内容为:“广州伟才科技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为该公司驻中国大陆常设机构,拥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品牌、商标使用与授权权,全权代表香港伟才集团在中国大陆地区开拓教育市场、推广教研成果、处理相关法律事务。

原告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为:科教技术、教材教具、玩具、电子计算机软硬件、网络技术、科教信息咨询、科学技术服务等。

本院认为: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享有“伟才”服务商标专用权,核定服务项目包括教育、幼儿园等,该公司将“伟才”服务注册商标许可原告使用,并且授权原告拥有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相关品牌、商标使用与授权权,及代理开拓教育市场、推广教研成果、处理相关法律事务等,这表明原告拥有相关的经营资源。从原告营业执照经营范围来看,包含有“科教技术、科教信息咨询、科学技术服务”的内容。《加盟合同书》约定原告将其拥有的“伟才”品牌、商标标识等经营资源许可给被告开办的幼儿园使用,原告向被告提供经营管理指导、业务培训和宣传推广等,被告向原告支付品牌使用费等。该约定内容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基本特征,故本案属于双方履行《加盟合同书》过程中产生的特许经营合同纠纷。

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向被告提供了上门指导服务,并提供了相关办学资料,被告开办的幼儿园成功开园,学校名称中亦使用了“伟才”字样。在办学过程中,原告人员也多次到被告幼儿园提供服务和提供办学资料、并于各月份通过邮件向被告提供相关工作信息。被告在原告上门指导服务反馈表上均加具意见予以认可并签名确认,并未对原告的履约情况提出异议。且在被告回复原告督促函的邮件中,均是以资金紧张为由提出给予缓冲时间,并多次承诺在一定期限内把拖欠的品牌维护费支付给原告,被告一直没有对原告履约情况以及提供服务的质量等方面提出过异议。综上,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原告存在违约行为,由于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亦无提交相反证据,应由其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本院根据现有证据,认定原告已经依约履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因此,被告应依约向原告支付每学期的品牌维护费。按《加盟合同书》约定,每学期按10000元支付品牌维护费,被告应于每年的9月10日和3月5日支付给原告。被告自2012年春学期,即2012年3月5日开始一直没有支付各学期的品牌维护费给原告,已经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根据《加盟合同书》第八条第二款的约定,已构成被告毁约,原告有权收回品牌,终止授权。原告现要求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与被告签订的《加盟合同书》,符合双方合同的约定,本院予以支持。合同解除后,被告应停止使用原告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和“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

由于被告构成违约,原告现请求被告支付拖欠的品牌维护费及其滞纳金有理,本院予以支持。各学期具体的费用计算如下:

第一,2012年春学期的品牌维护费10000元,滞纳金自2012年3月6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照《加盟合同书》第八条第二款约定的滞纳金计算公式进行计算;

第二,2012年秋学期的品牌维护费10000元,滞纳金自2012年9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照《加盟合同书》第八条第二款约定的滞纳金计算公式进行计算;

第三,2013年春学期的品牌维护费10000元,滞纳金自2013年3月6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照《加盟合同书》第八条第二款约定的滞纳金计算公式进行计算。

关于原告主张的赔偿金100000元,《加盟合同书》第八条第三款约定合同期内任何一方毁约或单方终止合同,须赔偿对方人民币50万元,本案原告只主张10万元。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因此,本案合同关于违约金的约定并没有违反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和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采信。同时,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同时规定,约定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现双方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因被告违约行为造成原告的实际损失,违约金可以原告预期利益损失为基础计算。原告的合同预期利益主要应考虑在合同得到全部履行情况下可获得的各个学期的品牌维护费,此外还要考虑到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可能丧失的同地区同期间的商业机会等因素。鉴于被告违约过错明显,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合同约定合作期限自该合同签约之日起至幼儿园开园满八个学年止,按照合同约定,原告应收取的品牌维护费应为160000元整,扣除原告确认的被告已经支付的7个学期品牌维护费70000元,原告的合同预期利益为160000-70000=90000元,加上百分之三十为90000+90000×30%=117000元。现原告只要求被告支付违约金100000元,并未“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张俊玲于2008年4月26日签订的《加盟合同书》予以解除。

二、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被告张俊玲立即停止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

三、被告张俊玲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2012年春季学期品牌维护费10000元。

四、被告张俊玲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本判决第三项欠款的滞纳金(以10000元为本金,自2012年3月6日起按每日千分之五的利率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

五、被告张俊玲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2012年秋季学期品牌维护费10000元。

六、被告张俊玲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本判决第五项欠款的滞纳金(以10000元为本金,自2012年9月11日起按每日千分之五的利率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

七、被告张俊玲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2013年春季学期品牌维护费10000元。

八、被告张俊玲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本判决第七项欠款的滞纳金(以10000元为本金,自2013年3月6日起按每日千分之五的利率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

九、被告张俊玲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支付赔偿金100000元。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951元,由被告张俊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志荣

二〇一三年五月十日

书记员 佘丽萍

(广州特许经营律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