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吴爱军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348字数 5245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穗中法知民终字第135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荣华。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迎宾路**番禺节能科技园内天安科技产业大厦**。

法定代表人:罗骇浪,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吴爱军。

上诉人王荣华因与被上诉人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才公司)、原审第三人吴爱军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4)穗南法知民初字第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就伟才公司诉吴爱军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原审法院作出(2011)穗南法民二知初字第33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判决生效之日起伟才公司与吴爱军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予以解除;二、判决生效之日吴爱军立即停止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及“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三、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2010年秋季学期提成费用15746元;四、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判决第三项欠款的滞纳金(以15746元为本金,自2011年1月1日起按每日千分之五的利率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五、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2011年春季学期提成费用14437.50元;六、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判决第五项欠款的滞纳金(以14437.50元为本金,自2011年8月1日起按每日千分之五的利率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七、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2011年秋季学期提成费用14437.50元;八、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判决第七项欠款的滞纳金(以14437.50元为本金,自2012年1月1日起按每日千分之五的利率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九、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2012年春季学期提成费用14437.50元;十、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赔偿487987.50元;十一、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公证费4000元;十二、驳回伟才公司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吴爱军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0月14日作出(2012)穗中法知民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维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1)穗南法民二知初字第336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五、七、九、十二项;二、变更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1)穗南法民二知初字第336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2010年秋季学期提成费用15746元的滞纳金(以15746元为本金,自2011年1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三、变更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1)穗南法民二知初字第336号民事判决第六项为: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2011年春季学期提成费用14437.5元(以14437.50元为本金,自2011年8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四、变更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1)穗南法民二知初字第336号民事判决第八项为: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支付2011年秋季学期提成费用14437.5元(以14437.50元为本金,自2012年1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至付清欠款之日止);五、变更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1)穗南法民二知初字第336号民事判决第十项为:吴爱军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伟才公司赔偿375375元;六、撤销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1)穗南法民二知初字第336号民事判决第十一项。一审受理费9759元,由吴爱军负担6147元,伟才公司负担3612元;财产保全费2020元,由吴爱军负担。二审受理费9759元,由吴爱军负担6147元,伟才公司负担3612元。上述判决生效后,依伟才公司申请,原审法院于2013年10月13日立案执行,执行案号为(2013)穗南法执字2771号。

王荣华与吴爱军为夫妻关系,夫妻关系仍在存续期间。王荣华抗辩其无需对吴爱军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并提供了其劳动合同、收入证明、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其与吴爱军订立的婚内财产协议的复印件、王荣华的银行流水单、兴华伟才幼儿园的审计报告等证据证实,其中婚内财产协议书约定的内容为吴爱军与王荣华于2010年1月1日订立的关于双方在2002年12月11日登记结婚后,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的归属约定。王荣华、吴爱军均确认上述婚内财产协议没有采取任何形式向外公示。伟才公司对上述证据均不予确认,并陈述不知道王荣华与吴爱军之间的约定。

原审诉讼过程中,伟才公司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保全申请,原审法院于2014年3月10日作出(2014)穗南法知民初字第86-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王荣华价值人民币30万元的财产。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第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据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应推定为共同债务,对于夫妻共同债务,首先应以共同财产清偿,不足部分双方应以个人财产负连带清偿责任。除了有充分证据证实是夫妻个人利益而负的债务外,一般情况下,应认定为双方行为所负的共同债务,夫妻对此应负连带清偿责任。对于主张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主张方对此应负有举证责任。吴爱军与王荣华为夫妻关系,(2012)穗中法知民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为生效判决,王荣华、吴爱军均确认该判决尚未被撤销。该民事判决书确定的吴爱军所负债务产生于王荣华、吴爱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而王荣华提供的婚内财产协议仅为复印件,且没有以任何形式对外公示,伟才公司不知悉该约定亦没有与吴爱军约定该债务为吴爱军的个人债务。此外,王荣华提供的其他证据,均不足以证实该债务为吴爱军个人债务,故该债务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王荣华应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伟才公司请求王荣华对吴爱军应付的上述债务,以及一审受理费6147元、财产保全费2020元合计8167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依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至于二审受理费是由吴爱军自行支付,吴爱军对伟才公司不负有该部分费用的债务,故伟才公司要求王荣华对此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至于王荣华抗辩伟才公司本次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由于伟才公司此前对吴爱军提起的诉讼为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吴爱军应作为该案的被告参与诉讼,王荣华并非上述合同的当事人,并非诉讼的必要共同被告。在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14日作出(2012)穗中法知民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时,吴爱军向伟才公司应负的债务才得以最终明确,故伟才公司现基于该债务向王荣华提起诉讼,并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故王荣华该抗辩没有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原审法院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试行)》第,最高人民法院《》(二)第的规定,判决:一、王荣华连带支付(2012)穗中法知民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所确定的吴爱军应支付给伟才公司的款项;二、王荣华连带支付(2012)穗中法知民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所确定的吴爱军应支付给伟才公司的一审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合计8167元;三、驳回伟才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财产保全费2020元,由王荣华负担。

判后王荣华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本案案由存在错误,且伟才公司的诉请均已超诉讼时效,应当依法驳回。1、涉案合同是伟才公司与第三人签订的,涉案合同效力仅涉及伟才公司与第三人,王荣华并非合同相对人,不应对本案诉请承担任何责任,如伟才公司认为是夫妻同共债务,那么本案案由应为确权之诉,也不应由知识产权庭审理。2、伟才公司与第三人签订涉案协议发生纠纷,如认为王荣华是承担责任的主体,伟才公司自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力被侵害之日起两年内就应向王荣华主张权利。但从2010年1月至2014年4月本案起诉之前,伟才公司从未以任何形式向王荣华主张过债权,伟才公司应自行承担因其怠于行使自身主张权利的后果,且本案不存在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伟才公司诉请已超过诉讼时效,应当依法驳回。二、涉案债务并非夫妻债务。1、王荣华已充分举证证明了自己有充足收入足以独立应对夫妻生活所需的支出,也提供相应的房屋供款证明,证实已实际履行婚内财产协议的内容,第三人吴爱军对外经营及收益均与王荣华无关。2、根据吴爱军提供的涉案幼儿园的财务审计报告,可以看出均为亏损,证明涉案幼儿园的经营收益从未放入家庭生活所需中,涉案债务不属于夫妻同共债务。3、伟才公司举证的(2012)穗中法知民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内容,明确认定伟才公司与第三人签订及履行的合作合同主体均体现了“浩源公司”,足以说明伟才公司也认为是向“浩源公司”提供相关服务。吴爱军的履行行为是法定代表人的职务行为。伟才公司无任何证据证明王荣华参与或知情涉案幼儿园的经营,伟才公司应当明知涉案的债务与王荣华无关,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4、上述判决书内容表明南沙法院及广州中院并未要求追加王荣华参与诉讼,而是判定了涉案债务由吴爱军个人承担责任,即从未认定涉案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故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伟才公司所有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伟才公司负担。

伟才公司辩称:不同意王荣华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吴爱军亦表示不服原审判决,并提交了一份“上诉状”,所表达的意见与王荣华相同。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是因伟才公司在申请执行本院(2012)穗中法知民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过程中涉及到王荣华、吴爱军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和处置问题而引致的纠纷。吴爱军在本案中是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原审法院也未判决其承担民事责任,故吴爱军不具有上诉的权利,其提交“上诉状”的行为不发生诉讼当事人提起上诉的法律效力,本院对此不予接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双方二审争议的焦点是:一、本案所涉债务是否属于王荣华、吴爱军的夫妻共同债务;二、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以及案由是否恰当。

关于第一个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第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因此,就本案而言,吴爱军虽然是名义上的债务人,但涉案债务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除非王荣华或吴爱军能够举证证实涉案债务属于个人债务或者伟才公司对双方的财产约定知情。但王荣华提交的证据均不足以证实此点,故涉案债务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王荣华应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准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第二个问题。伟才公司此前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向吴爱军主张合同权利,在权利得到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定后,在申请执行过程中涉及到吴爱军和王荣华夫妻共同财产的处分问题,从而引发本案纠纷。因此,本案实质上是债权人为执行的需要而要求确认夫妻共同债务关系的纠纷。因此,本案不适用民事诉讼法关于诉讼时效制度的规定。另外,本案是基于伟才公司与吴爱军的特许经营合同纠纷而产生,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未对此类情形进行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原审法院依据引发本案争议的特许经营合同纠纷确定本案案由,并无不妥,本院予以认可。故王荣华关于本案超过诉讼时效及案由不当的上诉意见,均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王荣华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王荣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维

审 判 员 黄彩丽

代理审判员 夏 强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沈 颋

(广州特许经营律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