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德市鸿泰玻璃有限公司、虞上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2月18日真实案例25313130字阅读模式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民终169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英德市鸿泰玻璃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英德市连江口镇大樟工业园厂区办公楼****。

法定代表人:范国池。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威,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东伟,江苏致邦(泰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虞上海,男,汉族,1971年8月7日出生,住广东省中山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郎鸣镝,广东邦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春池,广东中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英德市鸿泰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虞上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92029××××.8)纠纷一案,不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6)粤73民初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鸿泰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2.判令虞上海承担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被诉侵权产品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的双圆管菱形通道属于等同特征,显属不当。本案中,二者技术手段不同,涉案产品为单圆管通道,涉案专利中为双圆管通道,且双圆管通道呈菱形布置;二者功能不同,专利中的菱形通道作用为“每个阀门可以旁通而又互为备用,流化气粉的流动性不受影响”,单圆管通道无此功能;二者技术效果不同,单圆管通道不具备“每个阀门可以旁通而又互为备用,流化气粉的流动性不受影响”这一技术效果。因此一审判决认定被诉侵权产品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的菱形通道属于等同特征,明显不符合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关于双圆管菱形通道的设计是否需要创造性劳动,涉案专利已经经过无效宣告程序,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了第30135号无效宣告决定书,其中针对权利要求2,决定书认为,涉案专利说明书第[0030]段明确记载了将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设置为菱形通道的作用为“每个阀门可以旁通而又互为备用,流化气粉的流动性不受影响”,由此可见,涉案专利设置菱形通道的作用井非如请求人所言的减少阻力,且请求人也没有证据表明阀门采用菱形通道的设置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因此,请求人关于权利要求2不具备创造性的理由不能成立。简言之,权利要求2被专利复审委员会认定有创造性,且认定具有创造性最主要的理由是此双圆管菱形通道的设置,即该双圆管菱形通道并非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也不是常规技术手段;因此被诉侵权产品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中的双圆管菱形通道并不是常规技术手段的替换,将单圆管通道替换为双圆管菱形通道需要创造性劳动;因此,涉案产品并不落入原权利要求2的保护范围,涉案专利中其他的权利要求都引用了权利要求2,因此其权利保护范围进一步缩小,因此涉案侵权产品,并不落入涉案专利(部分无效后)的权利要求保护范围。故一审判决被诉侵权产品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的菱形通道属于等同特征,进而认定涉案产品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不能成立,实属错判。二、虞上海违反禁止反悔原则,对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的主张前后矛盾。虞上海在在专利无效程序中对权利要求进行了限缩性的意见陈述,主张“双圆管菱形通道并非现有技术”,其双圆管菱形通道特征是涉案专利中的发明点,具有创造性,是维持专利权部分有效起决定性作用的技术特征,这一论述也被专利复审委员会最终予以采纳,并最终维持了权利要求2有效。而在一审庭审中虞上海又主张,被诉侵权产品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中的双圆管菱形通道为等同特征,涉案产品落入权利要求2的保护范围,其论述前后矛盾,违反了禁止反悔原则。因此,被诉产品的“单圆管通道”不能等同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的“双圆管菱形通道”,被诉产品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纠正。

虞上海答辩称,一、鸿泰公司上诉状所述与事实不符。被诉侵权产品的对烧管气动阀分为一组正常使用阀和一组备用阀,两组阀门的连接管路从主管路分出之处呈Y型,两组阀门的连接管路合并到主管路之处呈倒Y型,Y型管路和倒Y型管路之间安装有阀门,从整体上来看,形成了菱形。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完全一样。回粉气动阀的情形和对烧管气动阀的情形完全一样。二、退一步说,即使被诉侵权产品的对烧气动阀和回粉气动阀未相接成菱形,仍然构成侵权。1.被诉侵权产品的侵权认定和虞上海专利的无效判断不是基于同一个技术方案。虞上海的专利被提出无效请求时,请求人以及专利复审委员会确认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是申请号为200720053188.1、专利名称为“工业窑炉石油焦粉燃烧输送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进行对比,专利复审委员会在对比后认定涉案专利具有创造性是正确的。被诉侵权产品系根据涉案专利的技术方案制造而成,即使如鸿泰公司所说,其对烧气动阀和回粉气动阀的连接未形成菱形,其改动是在涉案专利的基础上所做的简单改动,不需要创造性劳动,也没有产生新的技术效果,符合等同替换的规定。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侵权是正确的。2.评价侵权的时间点和评价专利创造性的时间点不同,应区分其差别对判断的影响。本案鸿泰公司侵权被发现的时间是2016年,判断其侵权产品的技术方案是否构成等同特征应以2016年时的技术水平为准。涉案专利的技术方案在2009年时具有创造性,并不能必然得出相同的技术方案在2016年仍然具有创造性的结论。所以,鸿泰公司的上诉理由2也不成立。综上所述,鸿泰公司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准确,适用法律准确,应予维持。

虞上海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鸿泰公司立即停止对ZL20092029××××.8专利的侵权行为,拆除、销毁被诉侵权设备;2.鸿泰公司赔偿虞上海损失人民币100万元;3.诉讼费用由鸿泰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虞上海是ZL20092029××××.8、“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申请日是2009年12月13日,授权公告日是2010年9月8日。该专利依法持续缴纳年费,至今合法有效。

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至7记载如下:

1.一种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其特征在于:包括有压风储气部分、储焦粉仓、将储气部分送来的空气与储焦粉仓中的焦粉混合成流化气粉的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至少一对分布在玻璃熔窑相对两侧对烧的燃烧器组以及将流化气粉传送到其中的一燃烧器组的传送器。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的传送器包括有回粉气动阀和与燃烧器组对应的对烧管气动阀,所述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呈菱形。

3.根据权利要求1或2所述的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包括有连接在储焦粉仓底部的泵箱、混合室,以及依次连接的变频电机、联轴器、轴承箱和螺旋绞刀穿过泵箱后插到泵箱一侧的螺旋管壳内,在螺旋管壳的出口处设有一个可绕位于管壳上方的转轴摆动的粉盖,所述混合室包括有上部密封的漏斗和设在漏斗下部的横向风道,所述粉盖设置在该漏斗上部内,在所述风道设有分别与压风储气部分的一分气口和传送器的入口连接的进气口和流化气粉出口。

4.根据权利要求3所述的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燃烧器组包括有若干个燃烧器单元,每一燃烧器单元包括有带内、外通道的长条形燃烧枪管,在该燃烧枪管一侧分别设有与该内、外通道连接的流化气粉进口和雾化进口,在位于燃烧枪管的另一侧的内、外通道端部分别套装有锥形的雾化器喷嘴和枪帽。

5.根据权利要求4所述的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其特征在于:在该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的气粉出口与储焦粉仓上部之间设有一条由循环回粉阀控制的小循环管道;在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的气粉出口通往传送器时均设有一个循环送粉阀。

6.根据权利要求5所述的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有两个,分别是主泵和备用泵。

7.根据权利要求4、5或6所述的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其特征在于:在所述的储焦粉仓的下部设有与压风储气部分相通的仓浮阀。

本案中,虞上海明确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至7作为其请求保护的范围。

2016年5月3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涉案专利作出《实用新型专利权评价报告》,初步结论为:权利要求1-2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权利要求3-7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具体结论如下:权利要求1-7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2款规定的新颖性,权利要求3-7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2款规定的创造性,权利要求1-2不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

2016年4月8日,鸿泰公司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涉案专利无效宣告审查请求,并在该程序中提交了公开日为2008年6月4日、授权公告号为CN201068344Y、申请号为200720053188.1的中国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及公开日为2007年9月12日、公开号为CN101033841A、申请号为200710085712.8的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公布说明书作为证据。2016年9月26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30135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决定如下:宣告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以及权利要求3引用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无效,在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引用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权利要求4-7的基础上继续维持该专利有效。同年11月25日,虞上海将其在本案中主张的专利保护范围变更为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中引用的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以及权利要求4-7。

2010年11月9日,鸿泰公司(甲方)与中山市名鼎玻璃科技节能有限公司(乙方)签订《窑炉焦粉燃烧系统及气力输送系统建设工程合同书》,就甲方引进乙方焦粉燃烧技术及建立石油焦粉燃烧系统及气力输送系统(70米输送距离及600吨储料仓工程)达成协议,并约定“乙方根据甲方现有图纸进行石油焦粉燃烧系统的设计,设计方案符合国家有关规范和本合同约定要求,并经甲方认可,设计完成后乙方采购系统所需的设备、材料并负责组织施工”“乙方负责对甲方的技术管理人员及窑炉操作人员进行现场培训,并使之达到熟练操作”“乙方为甲方提供的石油焦粉所有技术资料及相应的操作技术为中山市名鼎科技节能有限公司技术,仅应用于合同约定的范围内玻璃熔窑。甲方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其他方转让石油焦粉燃烧、制备等相关技术或使之泄密。如出现上述情况,乙方保留追究甲方的法律责任并有权要求赔偿,(索赔标准:合同总金额的20%)”“本合同玻璃熔窑石油焦粉燃烧系统,金额438万元整,气力输送及600吨储料仓合计金额126万元整,合同总金额564万元整(含税价17%增值税发票)”。

关于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一审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到鸿泰公司进行现场核实,双方当事人均确认现场正在使用中的一台大型玻璃熔窑燃烧设备为被诉侵权产品,经现场核对及双方当事人确认可确定被诉侵权产品的结构为: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包括有压风储气部分、储焦粉仓、将储气部分送来空气与储焦粉仓中的焦粉混合成流化气粉的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至少一对分布在玻璃熔窑相对两侧对烧的燃烧器组以及将流化气粉传送到其中的一燃烧器组的传送器;传送器包括有回粉气动阀和与燃烧器组对应的对烧管气动阀,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为单圆管相接,但未相接成菱形;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包括有连接在储焦粉仓底部的泵箱、混合室,以及依次连接的变频电机、联轴器、轴承箱和螺旋绞刀穿过泵箱后插到泵箱一侧的螺旋管壳内,在螺旋管壳的出口处设有一个可绕位于管壳上方的转轴摆动的粉盖,混合室包括有上部密封的漏斗和设在漏斗下部的横向风道,粉盖设置在该漏斗上部内,在风道设有分别与压风储气部分的一分气口和传送器的入口连接的进气口和流化气粉出口;燃烧器组包括有若干个燃烧器单元,每一燃烧器单元包括有带内、外通道的长条形燃烧枪管,在该燃烧枪管一侧分别设有与该内、外通道连接的流化气粉进口和雾化进口,在位于燃烧枪管的另一侧的内、外通道端部分别套装有锥形的雾化器喷嘴和枪帽;在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的气粉出口与储焦粉仓上部之间设有一条由循环回粉阀控制的小循环管道;在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的气粉出口通往传送器时均设有一个循环送粉阀;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有两个,分别是主泵和备用泵;储焦粉仓的下部设有与压风储气部分相通的仓浮阀,仓浮阀与管道之间有“法兰”相连接。

经现场比对,虞上海认为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7基本一致,除了传送器中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的菱形结构略作变更,其他技术特征均与涉案专利一致,故认为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7的保护范围。鸿泰公司则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区别在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的特征包括“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呈菱形结构”,而被诉侵权产品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无菱形结构;涉案专利权利要求7中包括“储焦粉仓的下部设有与压风储气部分相通的仓浮阀”,被诉侵权产品的仓浮阀与涉案专利仓浮阀的个数、连接方式均不同,被诉侵权产品的仓浮阀与外部管道用法兰连接,涉案专利技术中的连接方式为管道与储焦粉仓直接穿管焊接;被诉侵权产品的储焦粉仓内有个流化器。鸿泰公司确认被诉侵权产品具备除上述区别之外的其他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的特征,但认为基于前述区别,被诉侵权产品不构成侵权,并认为涉案专利技术特征,如燃烧器组等使用的均是行业通用技术。

鸿泰公司提出现有技术抗辩,并提交CN201068344Y号专利文献及CN101033841A号专利文献作为现有技术抗辩的依据。1.CN201068344Y号专利文献是名称为“工业窑炉用石油焦粉燃烧输送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日为2007年6月22日,公开日为2008年6月4日;2.CN101033841A号专利文献是名称为“竖炉的氧气剂涡旋式矿物燃料喷射器”的发明专利,申请日为2007年3月6日,公开日为2007年9月12日。其后,鸿泰公司当庭明确表示不再坚持现有技术抗辩,也不进行现有技术的比对,但坚持认为虞上海的专利没有新颖性和创造性。

虞上海未举证证明其因被诉侵权行为导致的实际损失或鸿泰公司的侵权获利,并明确称其所主张的100万元赔偿金额包括维权合理支出。

鸿泰公司于2008年9月9日成立,类型为其他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8000000元,经营范围为玻璃生产、加工等。中山市名鼎科技节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7日,其法定代表人为虞上海,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节能电器等。

虞上海在诉讼中曾提交鉴定申请书,申请对被诉侵权产品是否侵犯涉案专利权的问题进行鉴定,其后于庭审中明确称其仅是申请法院到现场进行比对,并撤回该鉴定申请。诉讼中,鸿泰公司以其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涉案专利的无效宣告申请为由请求本案中止审理。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主体登记资料、中山市名鼎科技节能有限公司的工商公示信息、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收费收据、《专利评价报告》、《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窑炉焦粉燃烧系统及气力输送系统建设工程合同书》、CN201068344Y号专利文献、CN101033841A号专利文献、现场比对笔录、现场照片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虞上海是专利号为ZL20092029××××.8、名称为“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至今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

一、关于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依据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权利人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变更其主张的权利要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权利人主张以从属权利要求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人民法院应当以该从属权利要求记载的附加技术特征及其引用的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特征,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上述司法解释第七条第二款规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术特征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比,缺少权利要求记载的一个以上的技术特征,或者有一个以上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没有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规定,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所称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是指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以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所确定的范围为准,也包括与该技术特征相等同的特征所确定的范围。等同特征,是指与所记载的技术特征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的特征。

本案中,虞上海明确主张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中引用的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以及权利要求4-7作为保护范围。虽然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被宣告无效,但权利要求2是直接引用权利要求1,而权利要求3中引用的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以及权利要求4-7是间接引用权利要求1,根据前述规定,应以该从属权利要求记载的附加技术特征及其引用的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特征,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将被诉侵权产品所实施的技术方案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7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进行比对,被诉侵权产品为一款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包括有压风储气部分、储焦粉仓、将储气部分送来空气与储焦粉仓中的焦粉混合成流化气粉的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至少一对分布在玻璃熔窑相对两侧对烧的燃烧器组以及将流化气粉传送到其中的一燃烧器组的传送器;传送器包括有回粉气动阀和与燃烧器组对应的对烧管气动阀,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为单圆管相接;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包括有连接在储焦粉仓底部的泵箱、混合室,以及依次连接的变频电机、联轴器、轴承箱和螺旋绞刀穿过泵箱后插到泵箱一侧的螺旋管壳内,在螺旋管壳的出口处设有一个可绕位于管壳上方的转轴摆动的粉盖,混合室包括有上部密封的漏斗和设在漏斗下部的横向风道,粉盖设置在该漏斗上部内,在风道设有分别与压风储气部分的一分气口和传送器的入口连接的进气口和流化气粉出口;燃烧器组包括有若干个燃烧器单元,每一燃烧器单元包括有带内、外通道的长条形燃烧枪管,在该燃烧枪管一侧分别设有与该内、外通道连接的流化气粉进口和雾化进口,在位于燃烧枪管的另一侧的内、外通道端部分别套装有锥形的雾化器喷嘴和枪帽;在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的气粉出口与储焦粉仓上部之间设有一条由循环回粉阀控制的小循环管道;在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的气粉出口通往传送器时均设有一个循环送粉阀;石油焦粉变频输送泵有两个,分别是主泵和备用泵;储焦粉仓的下部设有与压风储气部分相通的仓浮阀,仓浮阀与管道之间用法兰相连接。由被诉侵权产品的上述特征可见,被诉侵权产品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为单圆管连接,无涉案专利相应部分的菱形结构,但因被诉侵权产品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产品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菱形通道,均为管道,实现的均是传送的通道功能,亦即被诉侵权产品中的单圆管通道特征与涉案专利中记载的菱形通道的技术特征属于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故两者属于等同特征,被诉侵权产品的该部分特征仍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的保护范围;虽鸿泰公司称其产品上的仓浮阀是通过法兰与外部管道连接,且被诉侵权产品仓浮阀的个数与虞上海专利产品不同,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并未对仓浮阀与外部管道之间的连接方式以及仓浮阀的个数进行限定,涉案专利也未对焦粉仓内有无流化器的问题进行限定,故鸿泰公司所称被诉侵权产品的上述特征并不影响其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的判断。被诉侵权产品所实施的技术方案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中引用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权利要求4-7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一致,故其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中引用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权利要求4-7的保护范围。

二、关于虞上海主张鸿泰公司制造、使用被诉侵权产品的意见是否成立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本案中,由于被诉侵权产品安装于鸿泰公司处,鸿泰公司未能举证证实被诉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也未提供安装合同等相反证据否定虞上海指控其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主张,其应对此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且因现场比对时可见被诉侵权产品正在使用中,故可认定虞上海主张鸿泰公司制造、使用被诉侵权产品的意见合理,一审法院对此予以采信。因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中引用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权利要求4-7的保护范围,故鸿泰公司制造、使用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构成侵权。

三、关于本案侵权责任的承担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的规定,专利权人有权要求侵权人停止侵害并赔偿损失。由于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鸿泰公司制造、使用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构成侵权,虞上海主张判令鸿泰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拆除、销毁被诉侵权产品的意见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因虞上海并未举证证明其因侵权行为导致的实际损失或鸿泰公司的侵权获利,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专利为实用新型专利,被诉侵权产品的价值、专利技术对于被诉侵权产品的贡献度、鸿泰公司制造及使用的被诉侵权产品数量为一台、鸿泰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虞上海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判定鸿泰公司赔偿虞上海经济损失500000元。虞上海所主张赔偿金额超出上述金额的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由于虞上海并非鸿泰公司与中山市名鼎科技节能有限公司之间签订的《窑炉焦粉燃烧系统及气力输送系统建设工程合同书》的缔约方,亦未举证证实其与鸿泰公司之间存在合同关系,而且,从该《窑炉焦粉燃烧系统及气力输送系统建设工程合同书》中关于“乙方根据甲方现有图纸进行石油焦粉燃烧系统的设计”“设计完成后乙方采购系统所需的设备、材料并负责组织施工”及“乙方负责对甲方的技术管理人员及窑炉操作人员进行现场培训,并使之达到熟练操作”的约定来看,该合同中所约定的“玻璃熔窑石油焦粉燃烧系统”价款438万元含设备、材料费用及设计、施工费用、现场培训费用等,而并非仅是使用专利技术的对价,因此,虞上海以鸿泰公司与中山市名鼎科技节能有限公司之间关于违约赔偿数额为合同总金额的20%的合同约定作为其损失赔偿依据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对此不予采纳。

由于专利复审委员会针对鸿泰公司就涉案专利所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现已作出第30135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鸿泰公司申请中止本案审理依据不足,一审法院对此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鸿泰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制造、使用侵害虞上海名称为“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专利号为ZL20092029××××.8的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拆除、销毁侵权产品;二、鸿泰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虞上海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00000元;三、驳回虞上海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3800元,由虞上海负担4700元,鸿泰公司负担9100元。

二审中,鸿泰公司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1为专利复审委员会出具的第30135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拟证明双通道菱形结构是专利复审委员会维持权利要求2及涉案专利有效的主要原因。证据2为《无效宣告口头审理记录表》,拟证明虞上海违反禁止反悔原则,虞上海认为双通道菱形结构不是现有技术,具有创造性。虞上海认为鸿泰公司的陈述内容与事实不符,不认可上述证据的证明目的。

经审理,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

涉案专利说明书第[0030]段记载:“回粉气动阀61和对烧管气动阀62所在的通道呈菱形,这样可以使每个阀都可以旁通而又互为备用,流化气粉的流动性,且不受影响。”

涉案专利的《无效宣告口头审理记录表》第7页载明,专利权人认为公知技术“没有公开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也没有公开是菱形的,本专利说明书第0030段第4-5行写明了具体效果”、“菱形通道不是现有技术”。

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0135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第6页记载,合议组认为:“本专利说明书第[0030]段明确记载了将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设置为菱形通道的作用为‘每个阀门可以旁通而又互为备用,流动气粉的流动性不受影响’,由此可见,本专利设置菱形通道的作用并非如请求人所言的减少阻力,且请求人也没有证据表明阀门采用菱形通道的设置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因此,请求人关于权利要求2不具备创造性的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虞上海系名称为“变频输送石油焦粉的燃烧系统”、专利号为ZL20092029××××.8的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30135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决定宣告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以及权利要求3引用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无效,在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引用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权利要求4-7的基础上继续维持该专利有效。一审诉讼期间,虞上海将其在本案中主张的专利保护范围变更为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权利要求3中引用的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以及权利要求4-7,一审法院据此确定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正确。综合上诉人鸿泰公司的上诉理由和被上诉人虞上海的答辩意见,本案二审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七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审查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术特征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比,缺少权利要求记载的一个以上的技术特征,或者有一个以上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没有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人民法院对于权利要求,可以运用说明书及附图、权利要求书中的相关权利要求、专利审查档案进行解释。说明书对权利要求用语有特别界定的,从其特别界定。专利审查档案,包括专利审查、复审、无效程序中专利申请人或者专利权人提交的书面材料,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及其专利复审委员会制作的审查意见通知书、会晤记录、口头审理记录、生效的专利复审请求审查决定书和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等。

关于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了虞上海请求保护的涉案专利权利要求的范围,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设置是否为菱形,是否与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2所述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呈菱形”的技术特征相同或等同。

关于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设置是否为菱形的问题。虞上海认为,被诉侵权产品的对烧管气动阀分为一组正常使用阀和一组备用阀,两组阀门的连接管路从主管路分出之处呈Y型,两组阀门的连接管路合并到主管路之处呈倒Y型,Y型管路和倒Y型管路之间安装有阀门,从整体上来看,形成了菱形,因此,两者技术特征一致。但是,一审诉讼期间,一审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到鸿泰公司进行现场核实,双方当事人均确认现场正在使用中的一台大型玻璃熔窑燃烧设备为被诉侵权产品,双方确认被诉侵权产品的结构为:传送器包括有回粉气动阀和与燃烧器组对应的对烧管气动阀,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为单圆管相接,但未形成菱形。因此,被诉侵权产品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为单圆管形,而非菱形,虞上海的上述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诉侵权产品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所述的“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呈菱形”的技术特征是否构成等同技术特征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等同特征是指与所记载的技术特征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的特征。本案中,被诉侵权技术方案采用单圆管通道,而涉案专利采用菱形通道,两者的技术手段不同。根据涉案专利权利要求说明书、《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无效宣告口头审理记录表》的记载,涉案专利的菱形通道的技术特征“可以使每个阀都可以旁通而又互为备用,流化气粉的流动性且不受影响”,回粉气动阀和对烧管气动阀的通道设置为菱形具备创造性,因此,被诉侵权技术方案采用单圆管通道设置,无法实现涉案专利“可以使每个阀都可以旁通而又互为备用,流化气粉的流动性且不受影响”的功能。因此,两者所采用的技术手段不同,所达到的功能和效果亦不相同,两者不构成等同的技术特征。一审法院认为被诉侵权产品的单圆管通道与涉案专利的菱形通道均为管道,实现的均是传送的通道功能,属于等同特征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因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缺少权利要求记载的一个以上的技术特征,本院依法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未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因此,虞上海关于鸿泰公司侵害其实用新型专利权,应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等民事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综上所述,鸿泰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七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6)粤73民初5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虞上海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00元,均由被上诉人虞上海负担。英德市鸿泰玻璃有限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00元,本院予以退回。虞上海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静

审判员 郑 颖

审判员 邓燕辉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张苏柳

书记员简紫君(广州知识产权律师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