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世龙与范瑞强著作权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604字数 4865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穗天法知民初字第339号

原告:叶世龙,住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

委托代理人:杨普军,北京市百瑞(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范瑞强,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委托代理人:周文怡,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符忠,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叶世龙诉被告范瑞强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叶世龙及其委托代理人杨普军,被告范瑞强的委托代理人周文怡、符忠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叶世龙诉称:原告叶世龙系深圳市宝安区中医院主任医师,自2000年开始一直致力于研究黄褐斑的病理成因及治疗方案,研究成果在中医学界颇负盛名。其中原告于2007年在中医学类核心期刊《中华中医药杂志》发表了名为《论黄褐斑的病因病机》,在该文中全面系统地阐述了黄褐斑的病理成因;另,原告于2008年1月出版了个人专著《中西医结合诊疗黄褐斑》,在该书中,原告结合黄褐斑的病因病理及长期的临床经验提出了具有独创性的分型论治方案。原告的上述研究成果分别获得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著作奖及中华中医药协会科学技术奖。2011年4月,原告在《新中医》杂志第2011年3月第43卷第3期中发现署名“杨洁指导:范瑞强,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级博士研究生”的《范瑞强教授辨证论治黄褐斑经验撷要》一文中存在大量照抄原告《论黄褐斑的病因病机》一书原文的情况,且该文中大肆剽窃原告《中西医结合诊疗黄褐斑》一书中的论治观点,即被告所述的黄褐斑治疗方药与原告的方药趋于一致。被告在《范瑞强教授辨证论治黄褐斑经验撷要》一文中超过四分之一的文字系原文抄袭原告的《论黄褐斑的病因病机》,未做任何引用标注;另外,在该文中的论治方药与原告的《中西医结合诊疗黄褐斑》一书中的论治方药几乎相同,剽窃痕迹明显。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使原告近几年来一直陷于巨大的精神压力。因被告一是国内知名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其影响力巨大,因此,在被告发表侵权文章后,使得原告的后续研究和学术奖项申报受阻,同时也使原告的职务晋升和薪资提升受到极大影响。事发后,原告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于2012年7月5日委托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向被告发送律师函,要求被告道歉并赔偿原告的损失,被告收到律师函后,置之不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原告又于2012年12月通过《新中医》杂志的郭桃美主任向被告转达了希望获得道歉和赔偿的诉求,被告曾同意向原告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后又不知何故,经多次催促仍无进展。原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在《新中医》杂志、《中华中医药》杂志上刊登专文向原告公开道歉;2.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100000元,并支付精神抚慰金10000元;3.向原告支付因维权所支付的律师费、交通费等各项损失共计5000元。

被告范瑞强辩称:一、被告不是文章的作者,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原告所诉文章的作者是杨洁,被告作为其博士研究生导师,从法律上来说,被告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二、被告早在1996年就已对“黄褐斑的病因病机”作深入研究形成理论体系并以专著形式公开发表,黄褐斑的病因病机,被告早在1996年就已经提出“本病多因肝气郁结,肝失条达,郁久化热,灼伤阴血致使颜面气血失和或血淤颜面;或因脾气不足,气血不能荣泽颜面;或因肾气虚,肾水不能上承而发病。”。三、关于黄褐斑的病因病机在中医古籍、高等院校教材《中医基础理论》和其他知名学者的论文中均有体现,相关论据也是中医界内人士达成共识的知识,原告所诉黄褐斑的病因病理为其独创性违背客观事实。原告所诉文章中相似之处大量论据来自于中医古籍,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范畴。原告所诉文章中相似之处观点来自高等教材,为通用观点,原告不具独创性。早在原告之前,就已经有许多的中医专家发表过,认为黄褐斑的病因病机与肝脾肾相关的作品。综上所述,被告非文章的作者,且早于1996年就已对“黄褐斑的病因病机”作深入研究形成理论体系并以专著形式公开发表,被告的学生杨洁文章中关于黄褐斑的病因病机理论在中医古籍、高等教材、其他中医专家的论著中均有体现,非原告独创性观点,请求法院查明以上事实,驳回原告的起诉。

经审理查明:中华中医药学会主办的《中华中医药杂志》期刊2007年9月第22卷第9期刊登论文《论黄褐斑的病因病机》(以下简称《病因病机》),论文署名叶世龙,该文正文约4400字,将黄褐斑的病因病机分为胞宫失常、冲任损伤、肝气郁结、精血不足、肾阳亏虚、脾胃不调、浊热内盛、感受外邪8类,并分别论述。此外,叶世龙还编著有《中西医结合、诊疗黄褐斑》一书,该书于2008年1月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的版权页标注有:叶世龙编著,书号isbn978-7-5091-1398-1,字数147千字,全书定价18.00元,该书分为“中医病因病机”、“分型论治”等部分,其中“分型论治”部分根据不同证型写出了相关的药方。

《新中医》期刊2011年3月第43卷第3期刊登论文《范瑞强教授辨证论治黄褐斑经验撷要》(以下简称《撷要》),论文署名“杨洁”,“指导”一栏署名“范瑞强”,正文第1页下方标注杨洁为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中医外科学,并标注论文通讯作者为范瑞强(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等,该文正文约3200字,主要介绍了范瑞强在治疗黄褐斑方面的经验,分“病机主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三型分治”、“擅长运用花类中药”、“内外、中西医合治”四部分。

经比对,《撷要》论文中第一部分中有3个自然段中的文字共计约900字摘抄自叶世龙主张权利的《病因病机》论文,且未注明摘抄文字的出处。除此以外,叶世龙还主张《撷要》论文中第二部分中有部分药方摘抄自《中西医结合诊疗黄褐斑》一书,经比对,二者的药方只是有部分中药名称一致,并非每味中药都相同。

范瑞强提交其与禤国维主编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皮肤病性病》证明其于1996年已就“黄褐斑的病因病机”作深入研究并形成理论体系并以专著形式公开发表,并提交论文汇编、印会河主编的《中医基础理论》、李德新主编的《中医基础理论》证明其“黄褐斑的病因病机”理论观点体现在高校教材、论文、个人专著、公开宣传资料中,影响深远广泛。除此以外,范瑞强还提交鞠宝兆所著论文《中药抗疲劳机制及方药的筛选规律》、陈勇所著论文《陈彤云对黄褐斑的辨证论治》、白艳秋所著论文《黄褐斑病因病机述要》、王圣祥所著论文《黄褐斑从肝郁论治》证明原告的理论成果不具有独特性及原创性。叶世龙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其论文是建立在自己的研究和参考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形成的,具有独创性,受法律保护。

叶世龙明确本案主张的经济损失数额为估算,主要考虑因素包括因范瑞强的侵权导致其申请科技进步奖受到阻碍、对其晋升有影响、影响他人对其文章的评价,但请求法院酌定。原告主张本案合理费用包括律师费4000元、交通费和住宿费共计1000元,但未提交相关票据证明。

叶世龙明确表示在本案中不起诉杨洁,也不申请追加其作为共同被告,在本案中放弃要求杨洁承担侵权责任的权利。

叶世龙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申请撤回要求范瑞强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这属于当事人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本院对此予以准许。

以上事实,有叶世龙、范瑞强提供的证据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及第四条第(一)项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文字作品是指小说、诗词、散文、论文等以文字形式表现的作品。叶世龙主张权利的《病因病机》论文是基于黄褐斑治疗方面所作的分析和论述,其内容表达具有独创性,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文字作品。范瑞强抗辩该作品不具有独创性,对此,本院认为即使《病因病机》论文的部分观点与之前的相关领域研究成果有相似之处,其对黄褐斑病因病机的分析整理及具体文字表达也是具有独创性的,故本院对此抗辩不予采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为作者,作者对其作品享有著作权。涉案作品《病因病机》作者署名为叶世龙,在无相反证明的情况下,本院认定叶世龙对于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权。

范瑞强及案外人杨洁在《新中医》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撷要》的第一部分中使用了叶世龙主张权利的论文《病因病机》部分内容而未经叶世龙许可,未注明出处,其行为已侵害了叶世龙所享有的著作权。范瑞强作为杨洁的指导老师,亦是侵权论文的署名作者,对此应承担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范瑞强抗辩不是论文作者、主体不适格缺乏依据,对此本院不予采纳。至于叶世龙主张论文《撷要》的第二部分中有部分药方摘抄自《中西医结合诊疗黄褐斑》一书,经本院比对,二者的药方只是有部分中药名称一致,并非每味中药都相同,另一方面,二人作为中医医生针对相同疾病开出的中药药方本来就可能会有相同之处,故本院认为叶世龙主张论文《撷要》中的药方抄袭自《中西医结合诊疗黄褐斑》一书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涉案侵权论文是在《新中医》期刊上发表,其中使用了叶世龙的论文内容却未注明出处,侵害了叶世龙的著作人身权,故叶世龙要求范瑞强在《新中医》期刊上刊登专文公开道歉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酌情判令范瑞强在《新中医》期刊登载声明,向叶世龙致歉,至于叶世龙要求范瑞强在《中华中医药》期刊上刊登专文公开道歉,因涉案侵权论文并非在该期刊上发表,故范瑞强无必要在该期刊上道歉以消除影响,叶世龙的该部分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叶世龙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因范瑞强的侵权行为受到的实际损失,范瑞强的违法所得亦无法确定,叶世龙主张的计算依据并无法律依据,本院将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独创性程度、范瑞强侵权行为的性质和后果等因素,并参考我国相关稿酬支付标准,酌情确定范瑞强的赔偿数额,对于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叶世龙未提交证据证实其因涉案侵权行为遭受精神上的痛苦或损失,故其要求范瑞强支付精神抚慰金10000元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就合理费用部分,叶世龙为本案诉讼支出的律师费、差旅费均属必要,其委托的律师的确从外地前来代表其开庭,其主张的数额在合理范围内,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四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及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范瑞强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2个月内在《新中医》期刊登载声明,向原告叶世龙致歉(声明内容需经本院审核,逾期不履行,本院将在有关媒体公布本判决书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范瑞强承担);

二、被告范瑞强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叶世龙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元;

三、被告范瑞强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叶世龙合理费用人民币5000元;

四、驳回原告叶世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600元,由原告叶世龙负担2550元,被告范瑞强负担50元(被告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该费用)。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宋薇薇

人民陪审员 康国安

人民陪审员 梁健东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月芸

判决书于年月日送达(广州知识产权律师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