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北京雷霆万钧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502字数 10916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穗中法知民终字第1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坚,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漫游,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钟天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马占福,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叶东文,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雷霆万钧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秀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新兵,北京市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大圣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移动广东公司)、北京雷霆万钧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雷霆万钧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2)穗天法知民初字第15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3年7月,案外人杨斌创作完成音乐作品《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以下简称《眼泪》),其后,杨斌向广东大圣公司出具落款时间为2004年6月15日的《授权书》一份,原文载明:“兹有由杨斌、艺名阳冰先生作词作曲的歌曲《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该歌曲的词曲作者杨斌授权给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由该公司独家永久性享有、拥有该歌曲的使用权及版权,并由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给词曲作者杨斌先生人民币壹万圆整,本协议附带歌词及曲谱”。同年6月24日,广东大圣公司向杨斌汇付了人民币10000元。2005年1月,广东大圣公司制作发行了歌手“东来东往”的个人音乐专辑《回到我身边》,将杨斌创作的上述歌曲《眼泪》收录于其中。2005年1月11日和同年12月9日,广东大圣公司分别向北京市海淀第二公证处和广州市白云区公证处申请对www.tom.com网站上所载部分内容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05年2月6日,北京市海淀第二公证处作出(2005)京海民证字第1080号《公证书》,证明在2005年1月11日,广东大圣公司的代理人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使用公证处的电脑登录互联网,在www.tom.com网站的“tom彩铃”页面,通过“铃声搜索”查询到《眼泪》铃声在该网站移动手机用户铃声下载平台全国各地区的下载数据并有试听功能,根据保全的网页页面显示,其中在广东地区的《眼泪》铃声(编号为506150979)下载次数为30629,价格为每次3元;2005年12月13日,广州市白云区公证处作出(2005)穗白内经证字第0732号公证书,证明在2005年12月9日,广东大圣公司的代理人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使用公证处的电脑登录互联网,在www.tom.com网站的“tom彩铃”页面,通过“铃声搜索”查询到《眼泪》铃声在该网站移动手机用户铃声下载平台全国各地区的下载数据并有试听功能,根据保全的网页页面显示,其中广东地区的有两个版本,编号为506150979的《眼泪》铃声(歌手TOM)的下载次数为34445,价格为每次3元,编号为506151231的《眼泪》精彩版铃声(歌手陈少华)的下载次数为74,价格为每次3元。雷霆万钧公司认可www.tom.com网站的“tom彩铃”项目由其经营。在发现上述情况后,广东大圣公司未向雷霆万钧公司或中移动广东公司发送过主张《眼泪》音乐作品权利的通知书。根据双方在本案中提交的证据显示,广东大圣公司在2005年至2012年期间曾就他人侵犯《眼泪》歌曲著作权的行为在全国各地法院分别提起诉讼,其中包括广东大圣公司以雷霆万钧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杨斌、广东雅恒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被告,以世纪飞乐公司为第三人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该案案号为(2006)海民初字第8871号,立案时间为2006年3月21日,后广东大圣公司就该案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申请撤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于2007年8月14日作出(2006)海民初字第887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广东大圣公司撤回该案的起诉。本案中,广东大圣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广东大圣公司在(2006)海民初字第8871号案中的主张是否涉及雷霆万钧公司在www.tom.com网站的“tom彩铃”上向广东地区移动手机用户彩铃下载平台提供《眼泪》铃声的下载服务。广东大圣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开支15000元其中包括律师费10000元和复印费111元、快递费14元及其自称无法精确计算的其他费用。

原审法院另查明,杨斌在《眼泪》创作完成后,先后签署了多份著作权转让或授权使用协议文件,其中包括其与世纪飞乐公司签订的、落款时间为2003年11月8日的《著作权转让协议》,该《著作权转让协议》约定杨斌在协议签订之日起,将《眼泪》词曲著作权转让给世纪飞乐公司。2004年12月21日,雷霆万钧公司(协议中的甲方)与世纪飞乐公司(协议中的乙方)签订《合作协议》,双方约定:乙方将向甲方提供具有合法权利的音乐作品、明星语音、MV和歌手照片等内容,供甲方及其关联公司……制作成无线增值服务产品,提供给用户浏览下载……甲方将根据乙方提供的音乐作品、明星语音、MV和歌手照片等,制作出专门的彩铃音、歌曲和明星祝福语点送、手机MP3下载、彩话、手机铃声、手机卡拉OK、手机流媒体和手机画面等无线增值服务产品,提供给电信运营商用户使用……甲方负责就本协议项下无线增值业务所产生的收益与电信运营商(目前特指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下同)进行费用结算,并按本协议第三条的约定向乙方支付收益分成……乙方保证对向甲方提供的音乐作品、明星语言、MV和歌手照片等信息内容具有合法权利(歌曲部分包括全部著作权及邻接权,歌手图片包括肖像权及拍摄权等),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合法权益,也不违反任何法律法规,可以授权甲方在本协议项下使用。如乙方提供的上述内容资源导致任何法律纠纷,由乙方负责解决,并应赔偿甲方由此遭受的损失,协议有效期为两年,自双方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等。该合作协议附件一载明的首批授权曲目中包括涉案音乐作品《眼泪》。2007年11月13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作出(2007)武知初字第1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主文载明:“广东大圣公司、北京世纪飞乐影视传播有限公司与被告杨斌签订的《著作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广东大圣公司、北京世纪飞乐影视传播有限公司自2003年11月8日起,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的规定,享有被告杨斌创作的歌曲《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的词、曲著作财产权”。该法律文书已发生法律效力。2008年5月20日,广东大圣公司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其从2004年6月15日起即享有音乐作品《眼泪》的著作财产权,而杨斌、世纪飞乐公司、雷霆万钧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北有限公司侵犯该著作财产权,请求法院确认其从2004年6月15日起享有音乐作品《眼泪》的著作财产权,广东大圣公司在该案中还提出了其他诉讼请求。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该案,案号为(2008)武知初字第179号,该案审理期间,杨斌(作为甲方)与广东大圣公司(作为乙方)于2008年8月11日签订《补充协议》,内容为:甲方创作完成音乐作品《眼泪》后最先,也是唯一一次转让著作权给乙方是2004年6月15日;因甲方用语不规范,2004年6月15日签定给乙方的《授权书》的真实意思是将《眼泪》的全部著作权、排他的、无期限的转让给乙方;甲方自2004年6月15日转让《眼泪》著作权后已不享有著作权,签订的关于《眼泪》的著作权协议无效,由此产生的任何法律纠纷,由乙方负责依法解决;关于转让价款,除乙方已支付的一万元以外,在本协议签定后乙方的维权诉讼中,乙方按照实际收益,扣除诉讼成本后,余额的15%支付后期转让款;在2008年8月20日,甲方参加武汉中院诉讼后乙方向甲方预付其中的十万元,乙方胜诉后,如甲方生活需要可再预付五万元,剩余部分在乙方实际收到诉讼赔款后支付。(2008)武知初字第179号案一审判决结果为驳回广东大圣公司的诉讼请求。广东大圣公司不服判决,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0年8月2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终审判决,其中一项判决主文载明:“确认2004年6月15日至2005年4月24日期间,音乐作品《别说你的眼泪我无所谓》的著作财产权由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单独享有”。广东大圣公司不服(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广东大圣公司确认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并未涉及(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主文中“确认2004年6月15日至2005年4月24日期间,音乐作品《别说你的眼泪我无所谓》的著作财产权由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单独享有”的内容,其对该判项没有异议,只是对该案其他判项不服。2013年6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0)民申字第150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案由该院提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本案一审庭审结束后,广东大圣公司称其于2007年9月25日就本案涉及的纠纷曾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邮寄起诉状提起过诉讼,但被口头告知不予立案,广东大圣公司于2013年4月12日向原审法院提出调查申请,申请原审法院就该事实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调查取证。因该事实不属于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范围,原审法院对广东大圣公司的该项申请未予准许。

原审法院认为:广东大圣公司在本案中是以雷霆万钧公司未经广东大圣公司许可,擅自将广东大圣公司享有著作权的音乐作品《眼泪》以录音方式在其经营的“tom.com”网站向中移动广东公司的移动手机用户提供有偿下载服务,用作移动手机回铃音,侵犯了广东大圣公司的著作财产权为由主张其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故本案属于侵权之诉。雷霆万钧公司、中移动广东公司对广东大圣公司的主张均提出诉讼时效抗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的诉讼时效为两年,自著作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权利人超过两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持续,在该著作权保护期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两年计算。根据现有证据显示,广东大圣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权利来源于涉案歌曲的作者杨斌在2004年6月15日向广东大圣公司出具的《授权书》,而广东大圣公司最早在2005年1月11日对www.tom.com网站上广东地区移动手机用户有偿下载《眼泪》铃声的情况进行证据保全公证,并在同年12月9日再次对上述情况进行证据保全公证,结合2004年6月15日《授权书》的内容,广东大圣公司在2005年就知道其权利被侵害,广东大圣公司在本案中未提供证据证明该侵权行为至本案起诉时仍在持续,故广东大圣公司在2007年12月9日前应主张权利,广东大圣公司曾于2006年3月21日以雷霆万钧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杨斌、广东雅恒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被告,以世纪飞乐公司为第三人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案诉讼是否与本案的涉嫌侵权事实有关,无法确定诉讼时效是否中断。即使该案与本案系同一诉讼标的,但广东大圣公司已申请了撤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已于2007年8月14日作出了准许广东大圣公司撤回起诉的裁定,因此,即使存在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广东大圣公司也应在2009年8月15日前主张自己的权利,何况杨斌在2008年8月11日与广东大圣公司签订了《补充协议》,进一步明确了广东大圣公司的权利,但广东大圣公司直至2012年10月16日才针对本案所涉侵权行为提起诉讼,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在法定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即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保护其民事权利的法律制度,在诉讼时效制度中,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所指的权利应是民事主体自认为享有的权利,司法确认权利归属既非诉讼时效起算的法定条件,也不是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法定事由,因此广东大圣公司以其是否享有《眼泪》著作权的问题一直处于争议中,直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8月28日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时,广东大圣公司的权利才被确认为由而认为诉讼时效应从其收到该判决书之日起重新计算缺乏法律依据。至于广东大圣公司所称其曾于2007年9月25日就本案涉及的纠纷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过诉讼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享有的起诉权利,对符合起诉条件的起诉,必须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作出裁定书,不予受理,广东大圣公司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据此,广东大圣公司是否曾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过诉讼的举证责任在广东大圣公司,而不属于原审法院调查取证范围,即使广东大圣公司当时确已提起过上述诉讼,也不至于广东大圣公司直到2010年10月15日后才知道该案未被受理,因此,无论广东大圣公司是否曾于2007年9月25日就本案涉及的纠纷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过诉讼,均不影响广东大圣公司本案起诉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的认定。由于广东大圣公司的起诉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原审法院作出以下判决:驳回广东大圣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2440元,由广东大圣公司负担。

广东大圣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

一、原审遗漏了影响公正审理的重要事实,包括:1、广东大圣公司起诉时向原审法院申请调查自2004年6月15日至2005年4月24日期间中移动广东公司向其手机用户提供编号为506150979、50615123l歌曲回铃音下载的数量及中移动广东公司与雷霆万钧公司结算编号为506150979、506151231歌曲回铃音的明细财务凭证,但原审法院未作出相应答复,判决未提及该重要事实。2、2007年9月25日,广东大圣公司向中移动广东公司原注册地的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起诉,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要求广东大圣公司补充法院确权证据,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确权后中移动广东公司注册地搬到天河区,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要求广东大圣公司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广东大圣公司已向法院申请调查,原审法院拒不调查,请求二审法院调查广东大圣公司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的立案卷宗。3、2013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审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因涉案著作权权属有争议,广东大圣公司自法院确权判决生效之日二年内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2008年8月11日,广东大圣公司与涉案作品作者杨斌签订《补充协议》,明确作者杨斌的转让人身份后,2010年8月2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第一次认定广东大圣公司自2004年6月15日享有《眼泪》著作权,广东大圣公司自2010年8月28日湖北省高级法院作出生效著作权权属认定之日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即应当知道广东大圣公司享有著作权之日起二年内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

三、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对音乐作品《眼泪》著作权权属作出司法认定后,生效判决产生既判力,对广东大圣公司行使起诉权有约束力,在后审理的法院应尊重在先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不得作出与在先判决矛盾的判决,而维护司法统一。1、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年11月20日作出的(2007)二中民终字第4502、4504、4510号三份判决书维持朝阳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认为广东大圣公司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享有的著作权;但一审法院认定广东大圣公司自2004年6月15日享有《眼泪》著作权,有权向法院起诉,与该三份生效判决认定的权属矛盾。2、2008年8月11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8)云高民三终字第50号终审裁定以广东大圣公司与音乐作品《眼泪》无利害关系,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但一审法院认定广东大圣公司自2004年6月15日享有《眼泪》著作权,符合起诉条件,有权向法院起诉,与该生效裁定书的司法认定矛盾。3、2010年8月2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前,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7)武知初字第134号判决书及(2008)武知初字第179号判决书皆认定《眼泪》著作权归北京飞乐公司享有;但一审法院认定广东大圣公司自2004年6月15日享有《眼泪》著作权,有权向法院起诉,与该二份判决认定的权属矛盾。4、因音乐作品《眼泪》的著作权自2005年4月25日广东大圣公司与广东雅恒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有部分仍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听证过程,广东大圣公司不能请求法院保护2005年4月25日后的著作权,需等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后才能起诉。

四、广东大圣公司提起著作权权属确认诉讼属主张权利方式,应认定为诉讼时效中断。1、2005年2月24日,广东大圣公司委托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陈巍律师向雷霆万钧公司发出律师函,时效中断。2、2005年12月9日,广东大圣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国移动集团公司、雷霆万钧公司,2007年8月14日广东大圣公司撤诉,时效中断。3、2008年5月20日广东大圣公司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权诉讼和侵权诉讼,2010年8月2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时效中断。4、2012年10月16日,广东大圣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

五、2008年5月20日广东大圣公司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权诉讼和起诉雷霆万钧公司与湖北移动公司承担侵权责任,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广东大圣公司与雷霆万钧公司、中移动广东公司的侵权责任,对与雷霆万钧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中移动广东公司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1、雷霆万钧公司通过其经营的TOM.COM网站信息网络平台与各地移动公司合作,向当地移动公司的手机客户提供音乐作品《眼泪》有偿下载服务,应与各地移动公司承担连带侵权责任。2、2005年12月9日,广东大圣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国移动集团公司、雷霆万钧公司,2007年8月14日广东大圣公司撤诉,时效中断。3、2008年5月20日广东大圣公司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雷霆万钧公司和湖北移动请求确权及承担侵权责任,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雷霆万钧公司与中移动广东公司。

综上,请求本院依法判令:1、撤销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穗天法知民初字第1509号民事判决书;2、中移动广东公司、雷霆万钧公司立即停止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音乐作品《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3、中移动广东公司、雷霆万钧公司连带赔偿广东大圣公司从2004年6月15日到2005年4月24日期间经济损失106887元(其中包括律师费10000元及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开支5000元);4、全部诉讼费由中移动广东公司、雷霆万钧公司承担。

中移动广东公司答辩称:第一,雷霆万钧公司是否构成侵权与中移动广东公司无关,涉案www.tom.com网站的域名不是中移动广东公司开办的;第二,广东大圣公司起诉超过了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

雷霆万钧公司答辩称:第一,广东大圣公司起诉超过了诉讼时效,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说理充分,应予维持。第二,权利的争议方面,雷霆万钧公司在使用涉案作品时,已经取得了权利人的授权,并支付了合理的使用费,属于善意第三人,不存在侵权行为。

经二审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清楚,有相应证据证实,而且当事人各方对此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广东大圣公司在一审庭审中确认涉案www.tom.com网站上已经没有提供涉案歌曲下载。根据中称动广东公司提交的核准变更登记通知书显示,2010年10月14日,中移动广东公司的住所由广州市越秀南路**全球通大厦**变更为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西路**广东全球通大厦。

二审中,广东大圣公司提交了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0年8月10日向广东大圣公司出具的通知,主要内容是要求广东大圣公司针对其起诉中移动广东公司、雷霆万钧公司著作财产权纠纷一案提供争议音乐作品《眼泪》的权属证据,以便办理立案审查手续。广东大圣公司据此主张其于2007年9月25日针对中移动广东公司和雷霆万钧公司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告知需要在涉案作品权属确定后再予以立案,在广东大圣公司将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提交给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后,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认为权属仍不确定,并出具了上述通知,后来由于中移动广东公司注册地已经变更为天河区,广东大圣公司才到天河法院立案起诉,因此本案诉讼时效中断,广东大圣公司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对于该通知,中移动广东公司质证称,通知显示出具的时间是2010年8月10日,无法证明广东大圣公司何时向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雷霆万钧公司质证称,该通知不属于新证据,而且广东大圣公司称其向越秀法院起诉的时间是2007年,但通知出具的时间是2010年,而根据法律规定,立案审查只有7天时间,因此不能以该通知为依据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经审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通知出具的时间为2010年8月10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作出的时间为2010年8月28日。

本院经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立案庭调查,广东大圣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坚针对本案纠纷曾于2007年9月27日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邮寄了起诉状、授权委托书、公证书等材料,但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未予以立案,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10日向广东大圣公司出具了上述通知,但广东大圣公司一直未补充提交其他材料。

本院认为:二审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广东大圣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的诉讼时效为两年,自著作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权利人超过两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持续,在该著作权保护期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两年计算。本案中,广东大圣公司分别于2005年1月11日和2005年12月9日对被诉侵权行为进行公证保全,因此可以认定广东大圣公司于2005年已经知道其权利被侵害,同时,广东大圣公司在原审庭审中已经确认涉案www.tom.com网站上已经没有提供涉案歌曲下载,因此原审法院认定广东大圣公司应在2007年12月9日之前主张权利是正确的,现在关键的问题在于广东大圣公司所主张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是否成立,广东大圣公司在本案中提出的引起本案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包括:第一、广东大圣公司曾于2006年3月21日以雷霆万钧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杨斌、广东雅恒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被告,以世纪飞乐公司为第三人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28日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第三、广东大圣公司于2005年2月24日委托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陈巍律师向北京雷霆发出律师函;第四、广东大圣公司于2007年9月27日针对本案纠纷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邮寄起诉状提起过诉讼。对于第一和第二种情形是否引起诉讼时效中断,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其进行了认定,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不再赘述。本院审理期间,广东大圣公司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该事实的分析认定。对于第三种情形,广东大圣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实,也没有证明该律师函与本案被诉侵权行为有关,即使该情形成立,广东大圣公司也应当在2007年2月24日前主张权利。对于第四种情形,本院认为,广东大圣公司于2007年9月27日针对本案纠纷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邮寄起诉状,可认为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而中断,本案诉讼时效重新计算。在广东大圣公司收到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出具的通知后,广东大圣公司已经知晓截止至2010年8月10日,广东大圣公司针对本案纠纷起诉中移动广东公司、雷霆万钧公司的案件未被立案,此时诉讼时效中断事由消失,诉讼时效重新计算,现在广东大圣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2010年8月10日之后存在引起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而广东大圣公司直到2012年10月16日才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此本案起诉已经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原审法院认定广东大圣公司本案起诉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正确。

关于广东大圣公司提出的原审法院遗漏影响案件公正审理重要事实的问题,原审法院是否查明中移动广东公司向其手机用户提供编号为506150979、50615123l歌曲回铃音下载的数量和中移动广东公司与雷霆万钧公司结算编号为506150979、506151231歌曲回铃音的明细财务凭证、以及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审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鄂民三终字第32号民事判决等事实,并不影响原审法院认定广东大圣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因此广东大圣公司该项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广东大圣公司提出的原审判决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在先判决相矛盾的问题,原审判决并未认定广东大圣公司自2004年6月15日享有《眼泪》著作权,广东大圣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广东大圣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440元,由上诉人广东大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庞智雄

代理审判员 丘 杰

代理审判员 蔡健和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李德军

胡爱好(广州知识产权律师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