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与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万力力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年6月20日真实案例334字数 6068阅读模式

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1971民初26584号

原告: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灵路****。

法定代表人:STEVENMICHAELMALONY,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春霖,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焕,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东城街道温塘石羊街南一巷**>

法定代表人:万力力,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万力力,男,汉族,1982年4月16日出生,住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

被告:姚向阳,男,汉族,1978年8月8日出生,住湖南省衡阳县,

三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春,广东广和(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三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志雁,广东广和(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原告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与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万力力、姚向阳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春霖、陈焕、三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春、陈志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贝尔金国际有限公司在中国国家商标局依法注册了第3049773号“”、第9637393号“”、第10347648号“”、第10347649号“”、第3455274号“”、第10401380号“”商标。2013年6月5日,万力力注册成立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万力力为法定代表人和经营者,姚向阳为厂务经理和生产主管。经公安机关查获的证据证实:2014年万力力在未要求东莞石碣福瑞新五金电子厂(以下简称“福瑞新厂”)的经营者黄勇(已另案起诉)出具贝尔金“BELKIN”系列注册商标合法授权文书的情况下接受福瑞新厂生产的90,000个包装彩盒的委托,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于11月份开始生产带有贝尔金“BELKIN”系列注册商标标识的包装彩盒,姚向阳作为生产主管在生产过程中未履行审查确认合法授权的义务;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日产量高达6,000-7,000个,自2014年11月至2014年12月间共非法生产90,000个包装彩盒,其中20,000个已非法销售发运至福瑞新厂,40,016个成品及29,984个不良品放置于仓库中被查获,由此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规模庞大;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贝尔金“BELKIN”系列注册商标标识包装彩盒的侵权行为,其侵权后果随同销售假冒贝尔金“BELKIN”系列注册商标的电子产品覆盖全国多数省市及海外市场,侵权覆盖范围极广,给贝尔金“BELKIN”系列注册商标商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三被告明知或应知接受福瑞新厂经营者黄勇的委托印制带有贝尔金“BELKIN”系列注册商标标识的包装彩盒未依法取得授权而仍然进行印制,根据《商标印制管理办法》的规定三被告未履行其应负的法律注意义务,且根据《侵权责任法》以及《商标法》的规定,三被告的行为属故意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共同侵权行为。三被告的行为已经严重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处:一、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万力力、姚向阳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00.00元及利息(利息自原告提起诉讼之日起计至被告实际清偿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二、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万力力、姚向阳连带赔偿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而支付的合理费用118,991.82元;三、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万力力、姚向阳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答辩称:一、被告所生产的涉案侵权产品包装未侵犯第3455274号商标,与原告主张的其他商标也存在不同区别;二、被告并未实际获利、侵权时间短、侵权行为性质较轻、影响范围小、主观过错小,原告主张的赔偿费用数额过高;三、原告主张刑事案件代理费7800美元没有依据,仓库租金没有法律依据;四、(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3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的是万力力构成犯罪,没有判决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构成犯罪,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被告万力力答辩称:一、被告所生产的涉案侵权产品包装未侵犯第3455274号商标,与原告主张的其他商标也存在不同区别;二、被告并未实际获利、侵权时间短、侵权行为性质较轻、影响范围小、主观过错小,原告主张的赔偿费用数额过高;三、原告主张刑事案件代理费7800美元没有依据,仓库租金没有法律依据;四、万力力是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万力力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万力力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被告姚向阳答辩称:一、被告所生产的涉案侵权产品包装未侵犯第3455274号商标,与原告主张的其他商标也存在不同区别;二、被告并未实际获利、侵权时间短、侵权行为性质较轻、影响范围小、主观过错小,原告主张的赔偿费用数额过高;三、原告主张刑事案件代理费7800美元没有依据,仓库租金没有法律依据;四、姚向阳是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姚向阳的行为是职务行为,姚向阳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贝尔康元件公司为第3049773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为第9类:数据处理设备、连接器等,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3年2月27日,2012年6月11日变更注册人名义为贝尔金国际公司(BELKININTERNATIONAL,INC.);贝尔金国际公司为第9637393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为第9类:计算机外围设备等,注册有效期至2022年9月6日;贝尔金国际公司为第10347648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为第9类:计算机外围设备等,注册有效期至2023年5月27日;贝尔金国际公司为第10347649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为第9类:计算机外围设备等,注册有效期至2023年5月27日;贝尔金国际公司为第3455274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为第9类:计算机缆绳、接线盒等,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5年11月13日;贝尔金国际公司为第10401380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为第9类:计算机外围设备等,注册有效期至2023年10月13日。

2013年2月7日,贝尔金国际公司与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贝尔金国际公司授权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自2013年2月28日至2023年2月27日使用第9637393号“”、第10401380号“”、第3455274号“”、第10347648号“”、第10347649号“”、第3049773号商标“”。2016年8月8日、2016年11月30日BelkinInternational,Inc.出具《声明书》,声明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有权单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境内对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万力力、姚向阳的侵权行为提起法律程序,以维护“BELKIN”商标的完整性。

本院于2015年6月30日作出(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38号《刑事判决书》,查明:2014年11月份开始,被告人万力力在未取得贝尔金国际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在其位于东莞市东城区温塘工业区茶上工业区的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内非法生产“belkin”数据线包装盒。2014年12月11日,公安人员在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内查获非法生产的“belkin”数据线包装盒40016个。公安人员让公司员工联系被告人万力力回到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并将万力力带回派出所调查。第10347648号注册商标“belkin”在本案案发时,在注册有效期内。经庭审比对,被查获的包装盒上的文字与第10347648号注册商标相同。本院判决被告人万力力犯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38号《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依法调取了(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38号刑事案件的证据,显示被告姚向阳并没有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提起公诉,根据被告姚向阳在公安机关的证言,被告姚向阳于2014年11月24日开始在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并担任生产经理,在他进入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时,就已经在生产带有“”、“”标识的包装盒。

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6月5日成立,系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法定代表人是万力力,经营范围:包装装潢印制品、其他印刷品印刷;研发、生产、销售、加工:包装制品、纸制品等。被告姚向阳自2014年11月24日开始在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生产经理。

原告提交《厂房租赁合同书》、《缴费证明》,拟证明原告为储存缴获的假冒贝尔金包装盒,支付了六个月的租金,《厂房租赁合同书》是于2015年1月10日甘友良与东莞市力巨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约定甘友良承租东莞市力巨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位于新洲工业区的厂房,用于仓储福瑞新五金厂内查扣的贝尔金产品,租赁期限自2015年1月10日至2017年1月10日,租金10000元/月、管理费500元/月、电梯费用500元/月;《缴费证明》是东莞市力巨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12日出具,证明广州新诤信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员工甘友良自2015年1月10日至2016年7月12日以11000元/月(含水电费500元/月﹢厂长费500元/月)的价格租用东莞市力巨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仓库用于仓储福瑞新五金厂内查扣的贝尔金产品,至2016年7月12日收到广州新诤信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员工甘友良支付的租金229000元,由于合同未到期20000元押金作为违约金不予退还。原告还提交了贝尔金国际有限公司与上海新诤信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账单及往来电子邮件,拟证明贝尔金国际有限公司为万力力的刑事案件支付了7800美元的服务费。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商标注册证、注册商标变更证明、核准续展注册证明、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通知书、贝尔金国际公司出具的声明书等证据,本院依法调取的被告人万力力的供述、证人姚向阳的证言、扣押清单、(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38号《刑事判决书》,以及本院的开庭笔录等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原告为第9637393号“”、第10401380号“”、第3455274号“”、第10347648号“”、第10347649号“”、第3049773号“”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上述商标注册均在注册有效期限内,有权就任何侵犯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

经比对,被查获的包装盒上的标识“”与第10347649号“”注册商标相同,“”与第10347648号“”、第9637393号“”、第3049773号“”注册商标相同,“”、“”与第10401380号“”注册商标相似。被查获的包装盒上的“”、“”标识与第3455274号“”注册商标不相同也不相似,因此原告对第3455274号“”注册商标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38号《刑事判决书》认定被告万力力构成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并没有认定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构成单位犯罪,因此本院认为,被告万力力未经原告的许可擅自生产带有“”、“”标识的包装盒,侵犯了原告享有的第10347648号“”、第9637393号“”、第10401380号“”、第3049773号“”、第1034764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东莞市万洋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没有侵犯原告享有的第10347648号“”、第9637393号“”、第10401380号“”、第3049773号“”、第1034764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38号案件公诉机关没有对姚向阳提起公诉,该案也没有认定姚向阳与万力力有共同生产带有“”、“”标识的包装盒的故意,且原告在本案中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姚向阳明知上述商标是注册商标,还帮助万力力生产带有“”、“”标识的包装盒,本院认为,被告姚向阳没有侵犯原告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因此对原告主张被告姚向阳与万力力共同侵犯了第9637393号“”、第10401380号“”、第10347648号“”、第10347649号“”、第304977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对贝尔金国际有限公司为万力力的刑事案件支付了7800美元服务费的主张,原告提交了贝尔金国际有限公司与上海新诤信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的账单、往来电子邮件及国际支付收账通知单予以证明,但国际支付收账通知单显示的金额与账单、往来电子邮件的金额不符,且国际支付收账通知单并没有注明是为万力力的刑事案件支付的服务费,因此对原告的上述主张不予支持。原告提交的《厂房租赁合同书》及《缴费证明》,证明广州新诤信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租赁东莞市力巨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仓库是用于仓储福瑞新五金厂内查扣的贝尔金产品,而非在被告万力力处缴获的假冒贝尔金包装盒,因此对原告为保存在万力力处缴获的假冒贝尔金包装盒支付了71280元仓储费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赔偿的数额,原告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因案涉侵权所遭受的损失或者被告万力力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也没有提交合理维权费用的票据,但原告为本案确有支出相关的维权费用,本院酌情判定被告万力力赔偿原告包括合理维权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共计50000元。对于原告超出该部分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万力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包括合理维权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50000元;

二、驳回原告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4584.87元,原告贝尔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负担3534.87元,被告万力力负担10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朱丽斯

审 判 员 石贞贞

人民陪审员 叶俊彬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曾艳媚

陈培(广州知识产权律师网)

继续阅读